【人物】我们音乐里的青春,不朽——一个高三女生与王之炅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7-07-06 17:23:53

 


2016年1月16日,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学的高二女生王心远成为了星期广播音乐会的一名志愿者。只要周日上午没有课,她就会来星广会的演出和活动现场帮忙,与不少艺术家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逐渐从经典947频率的一名小听众变成了这些艺术家现实生活中的小迷妹。上周,她刚参加完高考,高考前的无数个压力裹挟的失眠夜晚,是王之炅演奏的《梁祝》一遍遍伴她入睡。她与王之炅的故事,就始于星期广播音乐会,今天我们邀请她来讲讲自己的故事,一个普通高三女生与古典音乐的故事。


撰文 | 王心远


其实自己并没有很愿意去回忆过往的365天,因为从最初的茫然无助,到期间短暂的柳暗花明,再到之后陷入更深的沉闷压抑,以及最终的苦苦坚持,我并没有走过一个预期中的、平稳的高三。


至今,在等待分数宣判、没有尘埃落定的我,还是在心里揣着一份惶恐与不安。在无数个被压力裹挟的夜晚,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就成为了日常,那种时候,只有《梁祝》可以让我安然入睡。


 

 

第一次遇见王之炅是在2016年的3月27日,也是我在星期广播音乐会做志愿者的第二个月,接到了扮演“小星”的任务时还有一些激动(“小星”是星期广播音乐会的吉祥物,头戴键盘的狮子)。


 

小星里就是王心远,背后视频里也有王心远,这是一张她和自己的合照


当天的Workshop在刚修建不久的广播大厦演播厅举行。春日里穿上厚重的卡通服,浑身也升腾起一股热。空间并不大的准备室里,摘下头套的我,就这样和王之炅见了第一面。从此,我也就成了她口中的“小星”。

 

那天,她向来访的乐迷介绍了如何挑选一把小提琴。虽然,具体细节已经有些淡忘,但是我还是能够记得自己初次听到她拉琴时的那种激动。那缓缓流淌的琴音,是我听过的,最动人的声音。

 

 

王心远第一次见到王之炅的Radio Workshop现场

 

我本没有期待王之炅会记得我。但是3个月后的6月5日星广会后台,我又遇见了她。她脱口而出的一句“哎!小星!” 让我瞬间感觉到一种暖意贯穿全身。我是多么的微不足道,而她竟然会记得一个普通的乐迷。


那天,她作为2016年星广会的形象大使,在舞台上演奏了埃尔加的《爱的致意》,不到四分钟的乐曲让我感觉意犹未尽。演出过后,与她在化妆间匆匆合影,随后看着她瘦小的身影混入人海。



那时候还在念高二的我,不知道自己之后的一年都会面对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会怎样度过自己的高三,更没有预料到王之炅的曲子会成为我的精神食粮。

 

当然,和王之炅的二三小事里也并非事事如意。7月3日,她的第二次Radio Workshop就因为学校的高三加课而错过。那一次,她给普通家庭的小琴童上公开大师班。


上完课带着沮丧坐公交车回家,只能看着小星在朋友圈发出的现场照片,默默地想:教琴童拉琴的她,浑身散发着母性光辉。看似高冷的她原来也有这样温柔的一面!


那一晚,星广会微信公众平台上推出的小视频被我看了一遍又一遍,想想即使自己不会拉琴,也至少做一个很好的听众吧。

那段被王心远反复看了一遍又一遍的大师班视频


我在朋友圈转发时写道“我不管,这是我女神,她说的都对。”而能让我再拥有孩子般任性的音乐家,王之炅是第一个,至今也是唯一一个。

 

2016年12月5日,我在朋友圈里写道“这一定是我一模前的最后一条朋友圈”,但万万没有预料到,我立下的这个Flag在5天后就倒了。这一次,是因为王之炅的第三次Radio Workshop,她要给我们讲讲《梁祝》。我根本无法克制自己的激动,毫无原则地连发了两条朋友圈。


 

 

《梁祝》是我心里的神曲,几乎没有任何曲子可以撼动它在我心里的地位。每一次考试之前,都必须单曲循环。作为俞丽拿老师的弟子,王之炅拉的《梁祝》自然一脉相承。她庖丁解牛式的讲解,让我对这首乐曲有了新的理解,所谓经典大概就是经受得起时间的检验,经受得起所有人的研究与质疑。即使是演奏了两百多次《梁祝》的王之炅,也依然可以说出每一次演出的不同之处。


5分钟,王之炅教你听懂梁祝

 

因为提前得知了Workshop的时间,我特地为王之炅寄去了礼物,也意外地得到了她的“高考加油”视频。在周六的黄昏,从化学课里走出来的我被这一份惊喜击中,纵然已经十分疲倦,却感觉自己还可以再刷上十几张卷子。而在12月的一模里,我终于收获了一个比较满意的成绩,对自己剩下百余天的高三又多几分期待。

 

寒假是在一刻不停的找卷子和做卷子里度过的,铺天盖地的教辅书、笔记本和漫天飞舞的模拟卷让这个冬天格外“热血”。终于是来到了新春,在微博上简单地祝福王之炅新年快乐之后,期盼中的新年音乐会也如约而至。


 

 

2017年2月13日晚,王之炅在星期广播音乐会“世界广播日特别音乐会”的舞台献上《梁祝》,而我也终于有机会现场聆听她的诠释。虽然第二天就是返校交作业的日子,我仍旧兴奋到了半夜才睡去。在阿基米德里下载的现场录音至今没有删去。


高考悄然临近,2月里的我还没有孤注一掷的绝望感,还没想过放弃,还没害怕自己将要面对的一切;我只知道,我也应该去勇敢地化一次蝶。


 

王之炅在世界广播日音乐会上演奏《梁祝》

 

可是没有谁的高三,顺风顺水。在2017届高考改革政策不断变换的情况下,我遇到了自己情绪上的瓶颈。从3月的模拟志愿填报一直到4月的二模考试,那样的颓废,是我都没有见过的自己。月考和二模的相继爆炸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有无数次我都感觉自己坚持不下去了,感觉自己已经有了千千万万个理由放弃。失眠一次次来袭,而我束手无策。


在这般境况下,听王之炅的曲子,更多的是一种逃离。我渴望从她的琴音里听到新的气象,企图找到自己坚持下去的理由。听她拉德彪西的《美丽的黄昏》,听她拉格什温的《波吉与贝丝》,都会很不自觉地流下眼泪。


 

 

尽管现在回想起来,不过云淡风轻地一说,但是仔细想想,如若没有王之炅的这张专辑让我可以找到发泄自己情绪的方式,那我大概是会做出另一种选择,另一种会让我终身后悔的选择。

 

最后

高考,它来了

伴随着清晰的心跳而来


站在考点门口的我仿佛处于一个闭塞的空间,除了听得见耳机中那首熟悉的《梁祝》之外,就再感受不到任何的声音。诚然,我紧张。我不知道怎么去面对接下来的一切。


这是高考,没得逃。


 

 

《梁祝》还是王之炅的《梁祝》,我却不同于原来的我。忐忑地迈向考点,我留下了自己带着点坚毅的背影,准备好了去迎接最后的“化蝶”。


我想,我应该为自己感到高兴的,不论最终结果如何,都应该庆幸自己经历了这一切。成长,是我在高考后最大的感受。当《梁祝》又一次从耳机里流出,我不过莞尔一笑。


 

王心远在高中毕业典礼上正式挥别自己的高中生活


2017年6月18日,高考完的我再见到王之炅,已经没有了最初的战战兢兢。看着舞台上的她和薛颖佳老师共同尝试新的演出方式,莫名的有一种感动。


大概这就是我所向往的音乐家的精神——简单、纯粹,敢于尝试,严于律己,不断突破自己,勇于打破传统。当《魔鬼的颤音》回荡于整个音乐厅,舞台上的王之炅全情投入,塔尔蒂尼在曲中勾勒的魔鬼小提琴手形象已然被表现得惟妙惟肖。这样叩击人心的音乐!我不禁感叹。


 

 

莫扎特说,我把欢乐注入音乐,为的是让全世界感到欢乐。


而真正的欢乐实则是一种酣畅淋漓,是接受音乐洗礼后的焕然一新之感。而在遇到王之炅之前,我从未如此信仰音乐,从未如此酣畅淋漓。


王之炅把她最美好的青春留在了音乐里,而我把我最美好的青春用在了享受她的音乐里。我是必须感激生命里有王之炅的,感激她无形之中带给我的力量,感激她注入音乐的寸寸真情,感激她对一个普通乐迷的关爱与包容,感激她传递给每一个聆听者积极认真的生活态度。

 

我们,在音乐里的青春,不朽。

我们,所爱的古典音乐,不朽。

 

 

* 如果你也想成为一名星期广播音乐会的志愿者,或者与星期广播音乐会有不得不说的故事,可以发送简历或文字到我们的邮箱 xgh1982@smg.cn


 


走进经典音乐,从星期广播音乐会开始

可添加小星的个人微信(ilovexgh)

在朋友圈看更多音乐会幕后花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