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为医者,医病也医心,爱古典音乐的医生有颗温暖的心

发布时间:2017-07-06 17:25:03

 

 

今年6月,徐嘏毅从北方的一所医学院毕业回到上海。这个秋天,他将成为杨浦区一家医院的外科住院医生。此刻,他正和同学们利用最后一个暑假做毕业旅行,行李箱上挂着小星和九九。几年前,经典947(FM94.7)曾做过一次听众问卷调查,发现在古典乐爱好者中,“医生”这个群体占有很大比重。或许是为医者,除了医病,还需医心,而古典音乐是最易接触到的源于心得艺术。徐嘏毅加入星期广播音乐会志愿者团队的时间并不长,但给人很大的安全感,贴心、细心、有同理心,总之就是有一颗温暖的心。今天我们邀请他来聊一聊,一个学医的男孩子是怎么走进古典音乐世界的。

 

撰文 | 徐嘏毅


我是星广会的迷弟,着迷十年之久。我也是医学院的学生,即将步入工作。星期广播音乐会帮我两次打开音乐大门,我相信在将来的日子里我将继续和星广会一起相伴成长。


接下来是我诉说我和星广会的故事,以及我的两次打开音乐之门的经历。

 

徐嘏毅(最右)在今年的947辰山草地广播音乐节担任志愿者

 

最初让我接触到古典音乐的人是我父亲。在我的儿时记忆中,爸爸几乎每个休息日都会用CD机或收音机(FM94.7)播放古典音乐。所以小时候的我,用过各种姿势听过古典音乐,比如趴地玩耍时、眺望远处时,以至于后来我能熟练地哼唱这些曲目。


这是我第一次触及音乐的大门,使我深感神奇,我决心推开它。


 

2006年12岁的徐嘏毅随中福会少年宫乐队

在上海音乐学院的贺绿汀音乐厅演出并与校园里的黄自雕像合影


小学时,我开始学习萨克斯,并在指导老师的推荐下每周日上午在家收看星广会的直播。之后有幸加入了上海中福会少年宫乐队,但排练时间却与星广会的演出时间撞车,所以一直都没能有机会去到星广会的现场聆听一次音乐会。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的周日乐队排练生活就这么一直从小学持续到了高中毕业。


回想这段岁月,我和很多同龄人一样,每个做作业的夜晚都有广播相伴。不过,我的耳机里,不是流行音乐,而是经典947(FM94.7)。它让我与许多经典音乐结缘,也让我的思绪平静。


 

那无数个有古典音乐相伴的窗外夜色

 

在我少年时代留下深刻印象的有两部作品。一部是西班牙盲人作曲家罗德里戈的吉他作品《阿兰胡埃斯协奏曲》,另一部是马勒的《第九交响曲》。


《阿兰胡埃斯协奏曲》整个乐曲充满一种西班牙式的忧伤,它那优美得难以言喻的旋律,以及随处所散发的浪漫色彩和奔放的活力深深吸引着我。于是,我当时就用磁带把947播放这部作品的节目录制了下来,反复地听。

《阿兰胡埃斯协奏曲》的第二乐章是徐嘏毅的大爱

 

马勒的《第九交响曲》的第四乐章是我最喜欢的。经过947主持人的讲解,我在聆听这个乐章的时候,仿佛能看到作者与死神共舞,最后突破一切而生出的宁静又安逸的超脱感。

 


大学,我去了一座北方的城市就读医学专业。大学繁重的课业使我无奈地关上了音乐之门,心里一直觉得空空的。这段时间也回答了我心里存在了很多年的问题——如果生命中没有音乐,会怎么样?


去年夏天,回上海放暑假的我在整理CD架时发现了高中毕业时朋友送的一张《皮亚佐拉探戈音乐集锦》,就播放着这张唱片继续整理...一刹那间,想起来自己一直没能实现的心愿——去星期广播音乐会现场听一次音乐会,于是立刻上网搜索星广会的演出票。


巧合的是,当时星广会正好有一场“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酒馆里邂逅皮亚佐拉”的音乐会,但已售罄。而之后一场“法国艾里普索斯萨克斯四重奏音乐会”里既有我学习的萨克斯,也有皮亚佐拉的探戈乐曲。于是,我立即买了票,音乐之门又重新开启了。


 


2016年末,我看到了星广会公众号招募志愿者的推送。经过投简历及面试后,幸运地加入了星广会志愿者团队,参加了之后各期星广会的台前幕后工作,以及今年的辰山草地广播音乐节,还有947的直播节目。期间遇到了许多熟悉的艺术家,还进入到了神秘的广播直播间一探究竟,收获颇丰!


 

钢琴家林易做客周婕主持的947《古典音乐时间》节目

徐嘏毅担任当天视频直播助理

 

星广会志愿者团队是一个有爱且多元的团队,主要由各个高校各种专业的学生组成,我在这个团队中,不但获得了珍贵的友谊,还学习到了许多意想不到的知识。


这段志愿者经历让我重新打开了音乐之门,再次见到“音乐”这位老朋友的我比上次更加的喜爱音乐,更加的珍惜音乐。


 

徐嘏毅与星广会志愿者团队小伙伴在今年辰山草地广播音乐节现场


* 如果你也想成为一名星期广播音乐会的志愿者,或者与星期广播音乐会有不得不说的故事,可以发送简历或文字到我们的邮箱 xgh1982@smg.cn


 


走进经典音乐,从星期广播音乐会开始

可添加小星的个人微信(ilovexgh)

在朋友圈看更多音乐会幕后花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