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直击】民乐闪光的地方就在这里

发布时间:2017-08-10 12:04:39

1.jpg

撰文 | 徐妍
摄影 | 应玥

近期一部关于民乐的电影《闪光少女》成了朋友圈的热门话题,民乐与西洋乐的纷争再一次摆在台前,如何发展民乐的声音也又一次不绝于耳。昨天的星广会舞台上正有这样一对父女,分别在民乐和西洋乐器领域绽放艺术之光,父亲是中国著名的笙演奏家,同时也对这件乐器的改革与发展做出了不可忽视的重要贡献;女儿手执长笛,任澳门乐团长笛声部首席,活跃于国际舞台,他们就是翁镇发与翁斯贝。
 

2.jpg

3.0.jpg

就在今年四月的星广会上,翁镇发曾携手唢呐演奏家左翼伟,与指挥家王永吉执棒的上海爱乐乐团共同上演了一场“气冲霄汉”民族管乐协奏曲专场音乐会。时隔不到四个月,他带领上音翁镇发笙乐团再次出现在星广会的舞台上。这一次,他与青年长笛演奏家翁斯贝搭档,不仅为在场听众献上了“父女档”合作的精彩一幕,更呈现了一场中西混搭的音乐演绎。

3.1.jpg

3.2.jpg

上音翁镇发笙乐团作为有史以来第一个中国传统改良笙的重奏乐团,在弘扬我国优秀民族音乐文化的同时,也为中国民族室内乐的发展打开新的空间。而“星期广播音乐会”作为一个多元化的音乐普及品牌,也为这种创新的形式提供了实践的舞台,让观众看到了民乐更多的可能。

4.jpg

5.jpg

这场音乐会的中西混搭特色既体现在两种乐器的融合,也表现在曲目的相互借鉴。翁镇发与笙乐团首先带来两首中国传统曲目《行街》与《晋调》。原本以江南丝竹形式演奏的《行街》经改编,在笙乐团的配合中同样丝丝入扣。而《晋调》则是提取自山西梆子曲牌,带有山西地区民间音乐特有的凄婉悲凉之感,翁镇发先生以笙领奏来模仿戏曲中的声腔,惟妙惟肖。

6.jpg

7.jpg

紧接在中国传统乐曲之后的是一组西方音乐小品,翁镇发笙乐团的演奏家将柴可夫斯基钢琴套曲《四季》中的《六月“船歌”》和皮亚佐拉著名的《自由探戈》献给听众,改良笙的完美演绎使我们感受到西方经典作品别样的味道,这又何尝不是民乐之美的另一种证明。而以简约主义著称的萨蒂,当他的《第一号吉姆诺培迪》挪至笙乐器时,对演奏家的气息提出了苛刻的要求。最后,一曲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野蜂飞舞》再次将音乐会送上一个小高潮。
 

8.jpg

9.jpg

此外,上音翁镇发笙乐团还献上了一组中国歌曲联奏,我们能听到耳熟能详的江南民歌《茉莉花》、东北民歌《摇篮曲》、云南地区的《芦笙恋歌》以及新疆风情的《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等等。特别是在《摇篮曲》的演绎中,演奏家们运用了笙在中国民族乐器中独有的多声部演奏能力。台上年轻的演奏家们沉浸在音乐的美妙世界里,手中乐器的金属色泽在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10.jpg

11.jpg

音乐会的后半程引领听众将目光转移到翁斯贝的长笛上,她与笙乐队首先带来泰勒曼的《a小调长笛与弦乐队作品》(Op.55)选段。当巴洛克风情在中国民乐器中呈现时,产生了神奇的化学反应。长笛和笙各声部协调配合,纤细圆润的长笛音色与浑厚的笙乐队织体叠置在一起,中西方两种不同的吹管乐竟也显露出异曲同工之妙。

12.jpg

13.jpg

最后,翁斯贝与笙乐团演奏了莫扎特的早期作品《D大调长笛四重奏》(Op.285),笙乐队替代了原本的弦乐器,气息的绵延与交替从弓弦转为呼吸。尤其是第二乐章柔板,极弱的笙伴奏颇具难度,而第三乐章中长笛的灵动活泼又准确地传递出莫扎特音乐的风格特质。如此中西搭配不但毫无违和之处,反而独具匠心地挖掘了两种乐器的共性,做出了一次成功的尝试。

14.jpg

15.jpg

翁镇发与翁斯贝在加演曲目《紫竹调》中真正实现了“父女档”合作,热烈的掌声从音乐厅中传来,我们寻找的闪光的地方难道不就在这里。

16.jpg

1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