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直击】他们拥有粗砺而年轻的声音,他们将青春过得无畏无悔

发布时间:2017-08-22 17:01:08

 

 ​撰文 | 颇立谦

摄影 | 应玥


在《权利的游戏》第7季的第6集中,“北境之王”琼恩·斯诺率一群“为人类存亡”而集结在一起的义士出发与异鬼战斗。路上,无旗兄弟会的首领贝里·唐德利恩和琼恩·斯诺有一段对话:

 

琼恩:你为何而战

贝里:生命;死亡是生命的敌人,最初,也是最后的敌人。

琼恩:人终有一死

贝里:死亡终会胜利,但是我们还是要抗争...你、我,我们能保护那些需要保护的人


 

图片.png

 

这段对话使我想起了《傅雷与傅聪谈音乐》一书中,钢琴家傅聪先生回忆自己与父亲关于贝多芬的谈话:

 

傅聪:我爸爸在《家书》里有一篇讲贝多芬,他讲的很精彩,就是说贝多芬不断地在那儿斗争,可是最后,人永远是渺小的。所以,贝多芬到后期,他还是承认人是渺小的…

 

从26岁起身患耳疾到38岁完全失聪,这个过程中,贝多芬深知“声音”在自己世界中渐渐消失的不可逆。他把恐惧、悲愤化为了“抗争”,把对“声音”的向往写进了音乐里,激励着那些心中同样拥有“向往”的人们,将生命过得无畏、无悔。

 

8月20日,就有那么一群初登星广会的年轻人,秉持着贝多芬的精神,用全场贝多芬交响作品表达他们内心对音乐的无限向往和对音乐的无悔投入。他们是上海活跃的非职业青年乐团——彩虹室内乐团。


_I5A3400_副本.jpg

 

有人疑惑:一支80%由90后组成的非职业乐团怎么敢在一场音乐会里直接演两部完整的贝多芬交响曲?演贝多芬的职业乐团那么多,为什么要去听一支业余团的?为什么他们不选择更短小、通俗的作品来演绎?

 

但如果昨天你在音乐会现场,就能理解为什么在这样的疑惑下,这场音乐会依然能做到开票不到10天近一千张票就宣告售罄,现场掌声与叫好声不绝于耳。


 

_I5A3404_副本.jpg

 

虽然乐团的声音粗砺而年轻,但每个演奏者的眼神里都充满着对舞台的渴望,对音乐的向往,对指挥的信任,对表达的无畏。


 

_I5A3162_副本.jpg

 

_I5A3215_副本.jpg

 

_I5A3258_副本.jpg


他们每个人对着乐谱奏出自己的青春旋律,合在一起,便成了“贝多芬”——那个200多年来把一批又一批年轻人带进音乐世界的精神偶像。能在音乐中与自己的偶像对话,何其荣幸。

 

如果说聆听职业乐团的演绎是体会人类在音乐领域所能企及的高度,领略技艺双全所带来的音乐感动。那么聆听非职业乐团则是共鸣于“走近音乐”的纯粹与快乐,感受音乐带给每个平凡人的不平凡的能量。


 

 

_I5A3232_副本.jpg

 

_I5A3171_副本.jpg

 

写《第一交响曲》的时候贝多芬30岁,青年时期的骄傲、自负、年轻气盛、意气风发都在这部作品里体现,亦如“想在台上演全九部贝多芬交响曲”的薛源与他的彩虹(今年底他们将演贝九)。

 

《第三交响曲“英雄”》乐团4年前曾演过,薛源说那个时候选择这部作品的“彩虹”属于年幼无知亦无畏。这次的复演,则是年轻且无畏。音乐是感情传递的媒介,我们听到了一版速度更快、张弛有度、充满清新生机的“年轻”贝三。


 

 

_I5A3119_副本.jpg

 

_I5A3132_副本.jpg

 

_I5A3194_副本.jpg


在这次音乐会之前,星广会特别邀请了上海乐队学院的美国导师Alex Wise为彩虹室内乐团提供了6次系统的训练。希望为年轻团体提供展示舞台的同时,还能为他们提供实质性的辅导帮助他们成长。


Alex很喜欢这支充满活力的团体,他说每次排练,都能感受到台下这些业余乐手对音乐的渴望,以及对自身演奏能力提高的期待。希望有一天,他们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彩虹之声”。

 

微信图片_201708211341118_副本.jpg

 

当天音乐会的返场,彩虹室内乐团除了上演“史上最短”贝五、贝六外,还再现了日剧《交响情人梦》里贝多芬《第七交响曲》的末乐章“转琴”情景。高清视频可在网站的“视频回顾”里看到。

 

 


走进经典音乐,从星期广播音乐会开始
可添加小星的个人微信(ilovexgh)
在朋友圈看更多音乐会幕后花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