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我们为他开作品专场音乐会,不止因为他德艺双馨

发布时间:2017-11-21 15:26:06

 

 

上个月,我在美国大都会歌剧院看歌剧。中场休息的时候,邻座一位约摸70多岁的美国老太太热情的找我攀谈起来,她对中国年轻的古典音乐观众很是好奇。攀谈中,她才知道“原来中国也有培养专业乐手的音乐学院”,“原来中国也有用西洋作曲技法创作音乐作品的作曲家”....

 

 

这位美国老太太代表了一部分国外老一代观众对中国古典音乐发展的认知水平,但时间会是最好的释者。随着越来越多优秀的中国演奏家和交响乐团带着中国作品“走”到海外,我相信会有更多外国人了解到中国古典音乐的发展。

 

然而,回过头来想,中国的古典音乐观众听过且叫得上的中国作曲家名字又有几位?不断被演奏才是一部音乐作品延续生命力的最佳途径。

 

一直致力于推广“中国交响音乐作品”的上海爱乐乐团在11月12日(本周日)与星期广播音乐会共同策划了一场“瞿维作品专场音乐会”以纪念瞿维先生诞辰100周年。

 

钢琴家顾圣婴演奏的《洪湖赤卫队随想曲》就是瞿维先生受邀为她创作的;20世纪50年代中国交响音乐最重要的作品之一交响诗《人民英雄纪念碑》也出自瞿维先生之手;同时,他亦是广为传唱的歌剧《白毛女》的曲作者之一。

 

 

 

 

 


上海爱乐乐团的音乐顾问曹以先生在接受我们采访时,道出了此次策划的初衷:

 

 

瞿维先生生于1917年,是老一辈的“红色”音乐家,是在延安参加了文艺座谈会、现场聆听毛主席讲话的音乐家,为我国的音乐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他一生秉承的创作理念就是“为人民而创作”,矢志不移。

 

他一生创作生涯中也始终将民族文化元素和火热的社会生活作为创作的源泉,并用西洋作曲的技法予以融合表现,给后人留下了交响乐、室内乐、钢琴独奏和歌曲等多种体裁的佳作,也为后人树立了“洋为中用”的典范。即便是在今天,介绍瞿维先生的创作道路和成果对我们后人依然有着重要和现实的启示作用。

 

同时,瞿维先生又是一位真正的优秀共产党员,学识渊博却谦虚宽容,地位高资格老却从不炫耀,严于律己,从不谋私,德艺双馨,德高望重,他长年来对患病妻子的悉心照料,更是传为美谈,为很多平辈和下辈音乐人敬仰。基于乐团的业务定位和上述的这些原因,促使我们下决心要举办纪念瞿维百年诞辰的音乐会。

 

——曹以

 

 

 

 

 

 

曹以楫先生提到的瞿维先生与妻子寄明之间的相知相守也是音乐界被传颂的一段爱情佳话。寄明女士也是我国著名的作曲家,《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少年,少年,祖国的春天》等歌曲就是出自她之手。

 

今年3月27日,马信芳在《新闻晚报》上记叙了瞿维先生与寄明女士“百年伉俪”的感人故事,我们节选部分与大家分享。

 

 

  

 

 

 瞿维与寄明

 

 

 

 

生于江苏,识于延安

 

 

 

1917年5月,瞿维出生于江苏常州。自幼喜爱音乐和戏曲,在读艺专期间,革命音乐家聂耳、冼星海成为他的楷模。毕业后,瞿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自此开展党的地下工作,以音乐为武器进行抗日救亡的宣传。1941年,瞿维奔赴革命圣地延安,同行的还有后来与他一起创作歌剧《白毛女》的作曲家马可。

 

而此时,有“延安第一位女钢琴家”之称的寄明,早他半年已经到达延安,在中共中央创办的中国女子大学学习。寄明原名吴亚贞,1917年6月出生于苏州。来到延安之后,为了表达“寄希望于明天”的信念,改名为寄明。她和瞿维有着共同的艺术观,积极地宣传和推广作曲家聂耳和冼星海的救亡歌曲,致力于民族解放。

 

因为共同的音乐爱好和革命追求,两位同为江苏老乡,又是同龄的年轻人在延安相识相遇。

 

 

  

 瞿维与寄明研究创作

 

 

 

 

 

 

缘起钢琴,结为伉俪

 

 

 

1941年,在重庆的周恩来将一位爱国人士赠给他的德国钢琴,转送给了延安鲁迅文学艺术学院。钢琴在当时可谓是珍贵的乐器,具有钢琴素养的寄明因此被调往鲁艺当教员,成了瞿维的同事。当时规定只有三个人有资格弹这架钢琴,其中两人就是寄明和她后来的丈夫瞿维。

 

这架钢琴成了瞿维与寄明的“红娘”,若没有它,寄明不会有机会与瞿维在鲁艺在此相遇,一段浪漫的爱情也不会就此展开。1942年初,两人在延安宝塔山下的窑洞里结为夫妻。在延河畔,《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和《延安颂》的曲作者郑律成,还专门为两人拍摄了结婚合影,那时的他们虽然条件艰苦,但爱情与理想充实了内心,他们是幸福的。

 

在1980年第5期的《群众音乐》上,曾刊登过瞿维、寄明夫妇合写的《鲁艺的一架钢琴》一文,文中两人共同回忆了他们当时如何把这架钢琴作为“武器”,为许多抗日将士,甚至毛泽东、周恩来等党的领导人演奏乐曲,鼓舞革命战士们奔赴抗日战场的故事。

 

 

 

 

 

 瞿维与寄明结婚合影

 

 

 

 

 

相濡以沫,不离不弃

 

 

 

在上世纪80年代的中期,寄明被诊断患上了老年痴呆症。瞿维心中的难过是可以想象的,他四处奔走,百般求医,可是寄明的病情却日益严重。从一开始的记忆出现问题,行动能力丧失,到1991年,寄明连听觉、语言能力也完全丧失了,她就像婴儿一样,完全需要别人护理。

 

每天一早,瞿维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走到妻子床边,捧着她的脸拍拍双颊,亲亲她。他轻轻抱起她,放在一张为她特制的椅子上,为她清洗、喂早饭。中午和晚上,瞿维亲自把鱼和肉、蔬菜、水果咬碎,分装放进冰箱,餐前拿出蒸热,再给妻子喂食。丈夫就是用这样的办法维持着妻子的生命。后来有了榨汁机,不必再这样辛苦了,但瞿维仍然尽力亲身去做这一切。

 

失去自理能力的寄明只能生活在床上,为了防止寄明长期卧床生褥疮,瞿维特意设计了一种特别的床,在棉垫下加了一层气垫,又在下面放了一条电热毯,既有弹性,又保暖。有朋友去看望他们时,瞿维常摸着寄明的身体说:“人生在世,总会遇到各种挫折,我不怨天,不尤人,能为寄明服务,延长她的生命,我的心理也就得到平衡。”

 

瞿维不离不弃,照顾了寄明整整10年。直到1997年1月13日,寄明在上海逝世,享年80岁。瞿维和家人为她送行,追悼会挽联的上联是寄明到延安时留下来的——“寄希望于明天”,下联是瞿维为他亲爱的妻子作的一生概述——“寓理想于现实”。

 

 

 

 

 

 


 

 

 

上世纪80年代初

瞿维与寄明在少年宫教小朋友学习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