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直击】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可能和可以,对过去的作品产生兴趣吗?

发布时间:2017-11-21 16:13:48

中国钢琴家顾圣婴在1963年初给挚友刁蓓华先生的信中写道:曾经与瞿维同志泛泛地谈过,生活在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可能和可以对过去的作品有兴趣和喜好吗?

 

我觉得是“可能”和“可以”的,纵然这群人还只是少数,比如昨天聆听了“瞿维作品专场音乐会”的星广会观众。

 

4N9A9226_副本.jpg

 

撰文 | 潜韵婷、王心远

摄影 | 汤汤 


瞿维是谁?这是很多人看到这场音乐会标题时脑海里跳出的问题,我也是。

 

虽然在2016年的星广会现场,我曾听指挥家林友声先生与上海歌剧院交响乐团在“中国管弦乐作品”专场音乐会上演过瞿维先生的交响诗《人民英雄纪念碑》。这是他最为著名也最常被上演的一部作品,被列入“二十世纪华人音乐经典”。但我对作品的印象远胜于对作曲家的印象。


 

4N9A9243_副本.jpg

 

为了筹备11月12日这场音乐会,查阅了一些资料与报道,瞿维先生的形象也一点一点的立体了起来。

 

乐迷郑超撰写的一段与瞿维先生的“笔友之交”一段永不褪色的记忆:缅怀作曲家瞿维老师最能体现瞿先生在业界为人所称道的谦逊刻苦、严于律己,以及为人民而创作的矢志不渝。其多年来对患老年痴呆症妻子无微不至的照顾也是音乐圈内不断传颂的佳话(我们为他开作品专场音乐会,不止因为他德艺双馨)。妻子寄明女士也是一位作曲家,歌曲《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就是出自她之手。

 

但与瞿维先生音乐作品有关的录音、录像及资料,除了《人民英雄纪念碑》之外,能查到、听到的就比较少了。这也是致力于推广“中国优秀作曲家作品”的上海爱乐乐团希望在星期广播音乐会平台举办这次专场音乐会的原因——通过电台及网络视频直播、回播的特有推广方式,将瞿维先生的音乐传播的更广。


 

K29A3986_副本.jpg

 

受邀担任此次音乐会指挥的卞祖善先生已经81岁了。曾与瞿维老师有过工作交集的他,对严谨、认真的前辈满是敬重,欣然来到上海,再续1966年第一次指挥瞿维先生作品的缘分(幻想序曲《白毛女》)。

 

在音乐会前的采访中,他还告诉我们这场音乐会背后关于“乐谱”的小插曲。

 

K29A3998_副本.jpg

 

4N9A9195_副本.jpg

 

 

除了《人民英雄纪念碑》之外,瞿维先生的大部分管弦乐作品由于上演机会不多,而缺乏正式梳理、出版过的完整总谱、分谱。


卞祖善先生告诉我们,这次幻想序曲《白毛女》的分谱就是在他提议下,向中央芭蕾舞团借到的。因为51年前,正是该团与他合作演出过这部作品。而总谱则是辗转在上海一家出版社找到。然而,现场排练时才发现,出版的总谱已经是瞿维先生修订过的版本,与51年前的分谱在很多地方都不一致。


4N9A9395_副本.jpg

 

考虑到演出迫在眉睫,卞祖善先生便将乐手的分谱也复印了一份,在指挥过程中,同时参考两个版本,来协调乐团对作品的呈现。


他自己也特别在排练之后对总谱和分谱的衔接做了详细的记录,希望为这部作品接下来的完整出版留下参考。


 

K29A4202_副本.jpg

 

歌剧《白毛女》是1942年《延安文艺座谈会》之后的代表作品,由马可、张鲁、瞿维等作曲家集体创作出来。1962年瞿维先生浓缩了歌剧中如《北风吹》、《杨白劳》等深入人心的经典唱段,写成了这部幻想序曲,让这部作品可以通过更轻巧的方式进行演绎和传播。小提琴的e弦道出喜儿的凄苦。

 

4N9A9292_副本.jpg

 

由青年钢琴家李文琦带来的钢琴独奏曲《花鼓》则勾起了经典947频率总监沈舒强的满满回忆。这是他在上世纪70年代末报考上海音乐学院附中时演奏的考试作品之一。当时中国作曲家写的钢琴独奏曲最有名的就是贺绿汀先生的《牧童短笛》和瞿维先生的《花鼓》。

 

“《花鼓》这部作品不仅采用了民间曲调《凤阳花鼓》作为音乐主题,还以这个主题创作了多种变奏,既有丰富的音乐表现力,也能让演奏者在钢琴上展示自己过硬的手指技巧。”沈舒强回忆当年选择用《花鼓》来应考的原因。


 

4N9A9273_副本.jpg

 

G大调弦乐四重奏》是瞿维先生在上世纪50年代于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留学期间创作的作品。


1960年,俞丽拿等凭借这部作品参加柏林第二届 “舒曼国际弦乐四重奏比赛,为中国赢得了国际弦乐大赛的第一枚奖牌。此次音乐会,是上海爱乐乐团第一次以弦乐队的形式来演绎这部作品,选择了其中的第二乐章,大提琴温润的音色充满着温情。


 

4N9A9382_副本.jpg

 

4N9A9313_副本.jpg

 

音乐会最后一首《洪湖赤卫队随想曲》是瞿维先生在1963年根据张敬安、欧阳谦叔创作的同名歌剧而改编的钢琴作品,原先是应钢琴家顾圣婴之约而写,第二年又改编成了管弦乐曲。


小提琴声部运用了许多带有中国韵味的滑音、泛音,双簧管缓缓“唱”出《洪湖水,浪打浪》的主题,引人遐思。


 

4N9A9471_副本.jpg

 

1999年5月21日,上海交响乐团曾为瞿维先生举办过专场音乐会,作品由瞿维先生自己亲自挑选,由他在莫斯科留学时期的同学曹鹏先生指挥。这是他生前的第一场作品音乐会,也是最后一场(瞿维先生生于2002年5月去世,享年85岁)。

 

作品生命力在不断被演奏、被聆听中延续。今年是瞿维先生诞辰100周年,11月12日这场星广会所有在现场、电波前、电脑前的观众听众们,或许你们的聆听,会在心中播下一颗与“瞿维”有关的种子,未来在适合的机缘下,继续将他的音乐传播下去,比如曾经与瞿维先生共同整理过冼星海作品的卞祖善先生,比如曾经弹着《花鼓》考上音的星广会幕后策划,比如曾提笔写信给瞿维先生本人的乐迷郑超….


 

K29A4182_副本.jpg


 

 


走进经典音乐,从星期广播音乐会开始

可添加小星的个人微信(ilovexgh)

在朋友圈看更多音乐会幕后花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