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趣】哪些中国作品曾被国外名团作为返场曲目?

发布时间:2018-01-19 15:31:49

 众所周知,外国名团来中国演出,总是会入乡随俗地在音乐会中添加中国元素,大多会在加演曲目上做文章,于是就有一些中国作品经常会被这些名家名团“翻牌子”。那么今天我们就来盘点一下,哪些中国作品曾被外国名团拿来作为加演曲目。

 
 
民歌《茉莉花》
菲舍尔与布达佩斯节日管弦乐团
 
这可能是被选为加演曲目概率最高的中国作品之一。但在2016年的这场音乐会上,我们却看到了一种截然不同的表现形式。菲舍尔携一手创立的亲兵,在献艺了莫扎特、肖邦、德沃夏克等古典音乐圈核心作曲家的曲目后,乐团成员纷纷放下了手中的乐器。当大家一度以为音乐会行将就此结束时,台上居然唱起了阿卡贝拉版的《茉莉花》,不得不让人惊叹这支乐团“城会玩”。

 
李焕之《春节序曲》
加蒂与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
 
去年春节前夕,这支被乐迷简称为“皇厅”的乐团选择了《春节序曲》作为返场曲目,也是应景之举。其实,加蒂与中国风早已结缘,2015年12月31日,他以皇厅新任总监的身份执棒上海新年音乐会,第一首曲目便是《春节序曲》,返场的最后一曲更是以《良宵》予以呼应,足以显示他对中国曲目的驾驭能力。有了这些经验,即使面对的不是中国本土乐团,但皇厅所奏出的欢腾意象依然赢得了乐迷的喝彩。

 
陈其钢《我和你》
马泽尔与慕尼黑爱乐乐团
 
2013年4月,指挥大师马泽尔携手慕尼黑爱乐访沪,在《春之祭》这样“撕心裂肺”的曲目后,他选择了《我和你》作为加演曲目,“安抚”了观众刚经受不和谐音洗礼的耳朵。作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主题曲,主创陈其钢想借这首曲子来表达中国人是友善的、温和的,也特别注重感情,愿意和这个世界和谐相处。这场音乐会也是马泽尔生前最后一次在上海登台指挥,选择《我和你》作为返场曲目,似又平添了一份别样的意味。
 
 

华彦钧《二泉映月》
雅尼克与费城交响乐团
 
要说到哪几首中国民乐作品已经走向世界,《二泉映月》必然是其中之一。1978年,小泽征尔携波士顿交响乐团来华演出,听完这首曲目,深为所动,表示“这样的音乐,应该跪着听”。早在70年代,费城交响乐团来华时就对《二泉映月》心心念念,后因种种原因搁浅。2016年5月,当雅尼克示意乐团的返场曲目为《二泉映月》时,更像是一种回归。
 

王立平《大海啊!故乡》
穆蒂与芝加哥交响乐团
 
2016年伊始,由总监里卡尔多·穆蒂亲自带队,芝加哥交响乐团进行了亚洲巡演。此轮巡演的唯一的返场曲目《大海啊!故乡》献给了北京,且足够出乎意料。素以卓越铜管声部而闻名圈子的“芝加哥之声”,也能小清新一把。整曲音域最大跨度只有九度,旋律平缓,仿佛让人身临魂牵梦绕的大海,也在音乐会的最后给天气寒冷的北京平添了一份暖意。
 
 
电影《上甘岭》主题曲《我的祖国》
贝洛拉维克与捷克爱乐乐团
 
斯美塔那的交响诗《我的祖国》被视为捷克民族音乐的里程碑,而中国也有一首同名歌曲,源自电影《上甘岭》的主题曲(取材自上甘岭战役)。当旋律响起时,祖国江河帆影漂移、田野稻浪飘香的美丽景色仿佛尽收眼底。而捷克爱乐选择将这两首《我的祖国》放在一场音乐会上演,在唤起爱国之心的同时,也架起了两国友谊的桥梁。
 

民歌《走西口》
辛奈斯基与伯明翰市立交响乐团
 
2017年年初,指挥辛奈斯基携伯明翰市立交响乐团在上海大剧院举办新年音乐会,当《走西口》作为加演曲目响起时,出乎了大多数人的意料。“走西口”,作为中国近代史上最著名的人口迁徙事件之一,是一部令人辛酸的移民史,也是充满奋斗的创业史,而这些,我们都能通过音乐的表现来感知,伯明翰市立交响乐团的版本,可谓独一无二。
 
 
谭盾《地图》选段
萨洛宁与马勒室内乐团
 
在这场音乐会上,大提琴家卡尔图宁在完成了与乐队的协奏作品后,选择了谭盾的《地图》选段作为返场。这部作品具有文化寻根的意义,是谭盾深入湘西地区采风“原生态音乐”的产物,以求用音乐的形式,寻回消失中的根籁,创作手法中西合璧。
 
在本周日的星广会上,杨浦区少年宫民乐团也将演绎《良宵》、《春江花月夜》等名作,纵然这些中国作品被国外名团所青睐,但我们的听觉依然要回归最为原汁原味的演绎,就让我们共同期待这一场民乐的盛宴。
 
撰文:x0
编辑:应玥
 
☞ 相关星广会预告 ☜
1月21日
公益票价:30/40/50元
 
丝弦华韵 —— 杨浦区少年宫民乐团音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