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直击】在狂风暴雨的时节里,看到民乐的晴空万里

发布时间:2018-07-25 16:10:02

 

1.jpg

 

撰文 | 王心远、应玥

摄影 | 应玥

 

“台风‘安比即将登陆上海。这是前两天我们频繁听到的消息。


随着天色渐沉、风声渐进、雨声渐大,“安比”好像并没有要与上海擦肩而过的意思。在7月22日的清晨,没有人知道今天的星广会观众是否会如约而至。早早来到音乐厅开始彩排的演奏家们在一丝不苟进行排练的同时,不免有些担心。


 

 

2.jpg

 

3.jpg

 

但是,当舞台灯光亮起,看着台下满满当当、人头攒动,为这台音乐会操心的人们,都被音乐的力量所感动。谢谢你们,逆风而行,来聆听这场音乐会。

 

“七弦情”,这支由上海音乐学院的青年演奏家组成的专业民族室内乐团,成立于2015年12月,由著名作曲家王建民题名。“七弦情”源于“七弦琴”,是古琴的别称,音域宽广,音色深沉,余音悠远,为国乐之精粹。正如“七弦情”所追求的,用多彩的音乐语汇展示当代民乐新的精神。


4.jpg

 

音乐会一开场,当《行街》的旋律响起,似乎置身于巷口,行走于悠长的巷子中,隐约听见丝竹之声。这首著名的丝竹名曲,即突显了每种乐器的个性,又使它们相互协调融合,构成了一个合奏整体,慢板轻盈优美,快板热烈欢快。


6.jpg

 

“琴棋书画,琴居首,可见古人对琴尤为偏爱,许多民乐作品也由古琴曲改编而来,《酒狂》一曲便是如此,魏国诗人阮籍所作,郁郁不得志的他借酒佯狂,半梦半醒间落笔写成。此次星广会呈现的是改编后的中阮和古筝二重奏版,沉郁的音调、同音的反复,两种乐器的声波在空气中摩擦碰撞,发出了长长的叹息之声,作者怀才不遇的愁绪终究难以退散。

 

7.jpg


《天使的梦》是“七弦情”的提名者、作曲家王建民教授创作的民族室内乐作品,描绘了少女翩翩起舞的美妙画面,表现了东方少女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在王建民看来,中国民族音乐本身就是不断融合吸收多个流派的产物,“民乐有待开垦的空间广阔,不断根又不守旧,大胆尝试跨界,找到民乐与电子音乐、爵士、流行音乐等多个元素的适当融合,有时不妨借鉴动听的民歌旋律。”而这首曲子,也体现了王建民教授对中国民乐未来的期待和自信。


8.jpg

 

9.jpg

 

音乐会中自然不乏清丽脱俗的经典小品。当《梅花三弄》响起时,梅花洁白芬芳和傲立寒霜的形象跃然脑中,竹笛与古筝的声响交织在一起,含蓄地表达着脉脉之情。


10.jpg

 

11.jpg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著名民族音乐理论家、音乐教育家胡登跳先生确立了由二胡、扬琴、柳琴、琵琶、筝五件丝弦乐器组成的“丝弦五重奏”,翻开了民族室内乐新的一页。结合中国传统室内乐合奏与西方弦乐重奏的写作技巧,胡登跳先生更是创作出《跃龙》、改编自古曲的《阳光三叠》等数部丝弦五重奏作品。


12.jpg

 

13.jpg

 

在《跃龙》一曲中,神秘、激烈的堂鼓鼓点和飘忽、奇幻的女声哼唱贯穿始终,呈现出古老戏曲的遗风余韵,又散发出时代的气息,将宁海跃龙山的美丽传说娓娓道来,令人遐想无限。


14.jpg

 

15.jpg

 

音乐会的最后,演奏家们再度登上舞台,演绎民乐作品《敦煌》。从敦煌古城千里戈壁的凄凉与萧瑟,到今日敦煌的繁荣与生机,乐曲在融入西域调式与印度调式的同时,充分发挥了中国民族乐器丰富的表现力,“七弦情”也用他们近乎完美的演绎为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经久不息的掌声中,“七弦情”也一改传统曲目的演绎,为观众加演了现代作品《旋动》。


16.jpg

 

17.jpg

 

不论是对还在上音攻读本科的中阮及柳琴演奏者王轶文、冷昱瑾,还是对研究生毕业后成为教师,接过民乐传承之任的笛子演奏家范临风、扬琴演奏家桂好好和琵琶演奏家刘芳等,这场星广会都有着不同的意义。作为沪上声名渐起的民族室内乐团,“七弦情”在演奏水平上更加稳健成熟,在人才储备上也更加厚实。民乐在年轻一代的手里,闪闪发光,而“七弦情”也会在未来走得更远。

 

18.jpg


七弦悠扬,八音和鸣。谢谢所有到场的观众,在恶劣的天气中,依然选择了前来观看演出;也谢谢你们,让我们在这狂风暴雨的时节里,看到了属于民乐的万里晴空。

 

音乐会完整实况录音,可点击底部“阅读原文”链接可回听。同时也欢迎在底部评论区留下听完这场音乐会的感想,我们将连同阿基米德平台、新浪微博上的评论,抽取2位幸运观众送上8月12日“致远方的爱人——德国艺术歌曲专场音乐会”门票各2张。



相关阅读

谁说民乐不抖音?!

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究竟是民乐out了,还是我们?

 

 


走进经典音乐,从星期广播音乐会开始

可添加小星的个人微信(ilovexgh)

在朋友圈看更多音乐会幕后花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