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Andrew Tyson | 有着偶像面孔的老灵魂

发布时间:2018-10-09 13:58:44

 

3.png

©Sophie Zhai

 

 

第一次听到Andrew Tyson的名字是2014年,当时他已经是美国钢琴圈里人尽皆知的人物,不仅因为他曾与王羽佳、张昊辰、陈锐等人是柯蒂斯音乐学院的同窗好友,还因为2010年他参加波兰肖邦国际钢琴大赛时,别致的老派欧洲沙龙弹法让评委之一的傅聪印象深刻。


之后,他赢得了业界非常有难度的YCA经纪公司大奖,与具有大好发展前景的纽约青年艺术家经纪公司签约,一年后在英国利兹国际钢琴大赛中获奖。


长着一副人气偶像面孔的Andrew,心里却住着一个“老派灵魂”。一门心思钻在琴房里,潜心钻研他的“D学派”(什么是“D学派”后面有详解)。在这过程中,他逐渐找到了自己的风格,也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音乐表达。


2015年在欧洲音乐界非常老牌的钢琴比赛“盖兹·安达钢琴大赛”(Géza Anda Competition)上,Andrew一举斩获桂冠,还赢得了“莫扎特演绎奖”和“观众选择奖”,就此在欧洲古典音乐圈名声大噪,获得了更多的欧洲演出机会,并与阿什肯纳齐这样的古典音乐大师有了合作。

 

 

 

1. D学派的源起

 

 

在美国东海岸的柯蒂斯、茱莉亚音乐学院,流传着一句话“It's so D" ...一般在两个情形下使用,一种情形是要形容奇怪而又有意思的老事物的时候,另一种是在遇到一个好事物而内心激动到怎么也找不到合适形容词的时候。创出这句话的,就是Andrew Tyson。

 

虽然他已经从柯蒂斯和茱莉亚毕业多年,但这句话依然在如今的在读学生间被使用。提到Andrew Tyson的名字,他们会脱口而出“喔~D”,虽然他们可能并不知道D的来由。


1.png

©Christian Steiner


D这个字母源自于Andrew特别喜欢的日本连载动漫《海贼王》里提到的世界上曾经存在过一个强大又和平的国家叫作Decryland,统称D国。“一个强大又和平的国家”对Andrew来说是人类共同追求的“理想国”——一种极端奢侈的精神梦想,D恰好亦是英文中Dream的首字母。

 

在Andrew自己的名字中带有D这个字母,引导他听老派录音的柯蒂斯导师克劳德·弗兰克(Claude Frank)以及他当时的专业课老师罗伯特·麦克唐纳德(Robert McDonald), 还有他发自内心无比崇拜的老派钢琴家的杰出代表——法国钢琴家阿尔弗雷德·柯尔托(Alfred Cortot)的名字里也都带有字母D。


在他们影响下,Andrew所推崇的演奏是正确传达作曲家的意思,并在“照本宣科”的音乐中找到自己,然后表达自己,并在不曾停息的时间中用自己的音乐把那段时光留住,这便是“D学派”的由来,也是他的Dream。

 

 

 

2. 从美国“大农村”到亚裔群集的“天才学校”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热衷于老派弹法的Andrew喜欢在他的“朋友圈”里科普他觉得值得花时间品味的优秀作品和录音。


Andrew来自美国的北卡罗来纳州,家里没人从事与古典音乐有关的工作,他的音乐学习道路上也没有“天才”、“神童”、“极具天赋”这样的词汇出现。他说自己一直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弹琴和学习都是这样,只是他对生活一直都很有热情,对很多事情都充满兴趣。

 

tyson_008.jpg


考柯蒂斯音乐学院的时候,他并没有花特别多的时间练习,就“晕头晕脑”地考进了这个天才云集的学校。进去后发现学校里有超过90%的亚洲学生,着实让他这个在美国“大农村”长大的几乎没见过外国人的美国佬吓了一跳。


他的亚洲同学们一个个不仅极具音乐的悟性,还都有着非常扎实的基本功,同时还有对成为职业演奏家的绝对执着(他的同学里有后来出名的钢琴家王羽佳、张昊辰、黄若愚、廖国伟、贾然…)。他一个美国人在这个天才学校,无疑变成了一个非常特别的存在。直到现在,他的朋友圈里大多数都还是亚洲人。他自己也很喜欢亚洲的食物、亚洲的文化。

 

 

 

3. 以史为鉴,自成一派

 

 

在柯蒂斯,Andrew幸运的遇到了恩师Claude Frank,他告诉Andrew“音乐是一种传承和传递,以前的音乐家怎么想的,他们怎么做的,这些音乐处理,从时间概念的角度上来说,可能更接近本真,同时还更有趣。”


于是Andrew以霍洛维茨的演奏录音为时间线的起点,开始一点一点的往前听。他尤其欣赏柯尔托(Alfred Cortot)的演奏。在采访中,他说:


“让我们忽略他在当时录音中那些错音,现在因为比赛的一种格式化的规范,使得听众们都太在意错音而忽略了作品本身的表达,以及演奏者情绪和思想的传递。听柯尔托的演奏,他的肖邦和舒曼都是极好的,他手中的音色、处理以及他对音乐的控制以及他想表达的那种极端自我意识与生命力,在所有演奏家中,柯尔托都是最全面的。”


有一些人会认为Andrew所引领的“D学派”在一些作品的处理方法太过于奇怪:突然的渐强减弱,有哗众取宠的感觉。但Andrew认为正是这些“奇怪的处理才正是我们如今的演奏者更应该去思考的。


就像为什么霍洛维茨和鲁宾斯坦的演奏受到那么多人的喜爱,如果他们的演奏只是简单得迎合了现场观众听觉上的刺激,又怎么会在他们死后的几十年继续着他们艺术的生命力?


2.png

©Christian Steiner


“D学派”推崇“以史为鉴,不仅仅是对过往时间的纪念,更多的应该是在过去前人的经验中发觉更多的灵感,只有了解过去,才能为观众制造更符合这个时代的艺术表达。

 

Andrew对艺术的涉猎很广泛:绘画、摄影、电影、文学...翻看他的Instagram,没有繁忙奔波的日常,也没有舞台的光鲜亮丽,他用他的品味调出眼中的色彩,记录着生活中点点滴滴、微不足道的感动。

 

 

 

4. 钢琴艺术传播的蝴蝶效应

 

 

"梦想还是要有的,因为想要留住时间,我们就得疯狂!"


随着Andrew在圈内的影响力还有他对待音乐踏实严谨的治学态度,他与他的“D学派”不断兼收并蓄,发展得生机勃勃。他与同在柯蒂斯的好友陈俊珲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为“D学派”建一个图书馆。一来是收集那些珍贵的老唱片、书籍或者相关的物件,把这些珍贵的历史资料编辑成列;二来去拜访那些还健在的音乐界的“活化石”,让音乐史的亲历者将“历史”留在图书馆内;三来给未来学习钢琴的朋友们有一个分享音乐的地方。


4.png

©Sophie Zhai


Andrew常说自己并不在意一年有多少场演出,在什么地方演出;也不在意住在多大的房子,吃的是米其林还是一盘普通的自制沙拉;他唯一在意的是他的音乐,他说:


我在意我每天的练习是不是全身心得投入,是不是每天都有所进步。

我在意我是不是每一场音乐会都做到了我的全部,不然会因为不满意自己在音乐会上的表现而郁闷很久。

我在意我的音乐是否感染了来听我演奏的观众。

 

Andrew常会打一个比方:如果一只蝴蝶扇起翅膀,也许飓风不会来,但当所有的蝴蝶都一起扇动起翅膀,我们看到的,也许将是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吧!他希望自己能影响更多人,因为音乐是这么的美好,钢琴艺术的呈现又是这样的迷人。


Andrew Tyson (c) Sandrine Expilly_副本.jpg

 

 

10月21日在上海星期广播音乐会的独奏音乐会是Andrew在中国内地的首场独奏音乐会。他精心选择的曲目将为上海观众呈现出一个非常具有“Andrew气质”的音乐诠释。


巴洛克时期作曲家斯卡拉蒂的钢琴奏鸣曲是Andrew研究时间最长且备受好评的作品;李斯特的《日内瓦钟声》是为他与玛丽达古伯爵夫人所生的第一个女儿而创作,有着忧郁的和声色彩,音响如湖水的叹息;西班牙作曲家蒙波的《田园》犹如一幅流动水彩画;印象派大师拉威尔的钢琴组曲《镜子》中的每一首小品都如“镜子”般反射出现实世界中的不同影像。凝神细听,可以从Andrew的指尖感受到“音乐光影”的层层变化。

 

撰文:周笑扬

编辑:潜韵婷


 相关星广会预告 ☜

10月21日上午10:30

让时间静止的艺术流动——Andrew Tyson钢琴独奏音乐会

 

 

曲目

 

《d小调奏鸣曲》作品9   斯卡拉蒂

Sonata in d minor, K.9  D.Scarlatti

 

《A大调奏鸣曲》作品322   斯卡拉蒂

Sonata in A Major, K.322  D.Scarlatti

 

《E大调奏鸣曲》作品20  斯卡拉蒂

Sonata in E Major, K.20  D.Scarlatti

 

《日内瓦钟声》  李斯特

Les cloches de Genève   F.Liszt

 

《镜子》 拉威尔

Miroirs   M.Ravel

 

《田园》  蒙波

Paisajes   F.Mompou

 

《纪念》 阿尔贝尼兹

Evocación  I.Albéniz

 

《海港》阿尔贝尼兹

El Puerto  I.Albéniz

 

《在塞维利亚的上帝》阿尔贝尼兹

Fête-dieu à Seville   I.Albéniz

 

《特里亚娜》 阿尔贝尼兹

Triana  I.Albéniz

 

*曲目以演出为准

 

 

音乐会还有少量站票,点击底部“阅读原文”进入购票页面。音乐会同一时间可通过手机app”阿基米德“以及“看看新闻”收听收看音乐会高清音/视频直播。



走进经典音乐,从星期广播音乐会开始

可添加小星的个人微信(ilovexgh)

在朋友圈看更多音乐会幕后花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