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指挥张艺:我的前半生——顺利、幸运、不设限

发布时间:2019-03-19 13:37:41

 张艺7摄影BY潘登 - 复件(1)_副本.jpg


翻开张艺的指挥生涯,“丰厚、精彩、成绩斐然”是最直观的印象。现年47的他至今已掌舵过3个中国顶尖交响乐团,执棒过数个中外作品的中国首演,常年走在推动中外音乐交流的最前线,还是重大国家活动的演出常客。用张艺自己的话描述他的前半生,一个字“顺”、两个字“幸运”、三个字“不设限”。 



撰文 | 任梦慈

编辑 | 潜韵婷

 

张艺把自己的顺利和幸运,归功于一路在追寻梦想的道路上,都能幸运地遇到良师的提携和教导;能和中外最杰出的乐团和音乐家合作;能有机会驾驭足够丰富的优秀作品。而敲开这份幸运的,就是他对自己的“不设限”。

 

“任何可能性我都愿意去尝试”张艺说。对于作品的风格、创作时期和形式体裁,他绝不刻意界定和限制自己。任何可以拓展作品涉猎以及多样合作可能性的,对他来说都是新鲜且有趣的。我想就是这种追求着“无限可能性”的源动力,成就了他的音乐理想、也成就了他多彩多姿的人生。

 

张艺指挥 照片提供:中央芭蕾舞团 (11)_副本.jpg

 

从“温室”走向大千世界

 

大学毕业后,张艺顺利留校任教。但他并没有抱着这个别人眼中艳羡的铁饭碗生活在舒适区里,不久,他便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大胆的“可能性“——留学德国。

 

“在中国学习像在温室,去德国好比真正走向大自然中,去感受大千世界的植物、动物。虽然温室里也可以成长,但我觉得自己始终没有真正接触到阳光雨露。”这是张艺决定出国留学的驱动来源。


他把没有离开过本土教育的自己比喻成“温室里的花朵”,虽有老师的呵护,但接收到的阳光和雨露始终都不是最直接、最源于自然的。而源于西方的古典音乐,要深入它的精髓,就要到它的诞生的地方去。从它文化的根部去认识它、了解它。

 

张艺指挥 照片提供:中央芭蕾舞团 (14)_副本.jpg


留学最直接的挑战是语言,但解决完语言问题后,才是真正的难题——理念的转变。德国的文化对东方人来说是相对陌生的,这种根深蒂固的差异渗透在音乐的学习和理解中。


在凝练的两年硕士留学生涯里,张艺说只能把该学的专业课都学了一通,随后用了10年的时间,在实践中才真正一点一点消化。


对于一名来自东方的音乐家来说,融贯东西的思维和意识上的开拓、转变能让自己的业务能力如虎添翼,艺术的感知力和理解力都被打开了。

 

最懂芭蕾的中国指挥家

 

有人说张艺的指挥充满了飘逸的“舞蹈感”,这与他做了15年中央芭蕾舞团音乐总监的经历分不开。执棒期间,他不仅指挥了丰富多样的芭蕾舞剧目,更是和世界上很多著名芭蕾舞团合作过。从中,他在不断拓展一支芭蕾舞团所属交响乐团的演出边界和可能性。他自己,则成为名副其实“最懂芭蕾舞的中国指挥家”。

 

“全世界都在谈论音乐是舞蹈的灵魂,指挥是桥梁。从舞剧音乐的角度来说,只有柴可夫斯基的出现才创造了最为成熟一流的芭蕾音乐。从他之后的顶级作曲家们都开始写芭蕾了,在此之前很少。”

 

张艺指挥 照片提供:中央芭蕾舞团 (13)_副本.jpg


从指挥的角度,张艺有一套自己对芭蕾以及芭蕾音乐的观点。他认为舞蹈和音乐之间的关系应该是相辅相成、彼此成就的,关键是要配合好。


就音乐来讲,芭蕾音乐有很强的独立性和较高的欣赏价值。在20世纪,举办芭蕾音乐会已在西方国家形成常态。甚至很多芭蕾都不演了,音乐还广为流传。这也是他为什么在本周日(3月17日)的星期广播音乐会中用“芭蕾音乐”作为主题的原因之一。

 

“芭蕾的音乐太好听,如果只是作为伴奏着实遗憾。它应该被搬到舞台上成为独立的音乐会。”

 

微信图片_20181221164803_副本.jpg


本次星期广播音乐会的曲目策划他也颇有考量(曲目:环球芭蕾音乐——张艺与上海爱乐乐团音乐会)。


音乐会标题取名为“环球芭蕾音乐”,代表了当今国际芭蕾界最重要的四个流派——法国作曲家德利布创作的《葛蓓莉娅》是历史上第一个芭蕾巅峰;来自俄罗斯的柴可夫斯基在创作上脱胎于法国作品,同时又把芭蕾推向另一个高度,《胡桃夹子》最典型;中国受俄罗斯深远影响,《鱼美人》是我国第一个在苏联专家帮助下、由留苏的两位中国作曲家创作的作品。既能感受到中国的东西,又有苏联的风格在里面;美国作曲家科普兰《牧场竞技》则是美式芭蕾的标配。


四部作品跨越100多年的时间线,串起了芭蕾音乐的全球发展史。


爱乐乐团_副本.jpg

张艺与上海爱乐乐团

 

是指挥,也是中国芭蕾和交响乐团的推动者

 

张艺的“不设限”,是曾经作为中央芭蕾舞团的副团长和现在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团长,他除了对乐团的节目质量负责外,还肩负起推动舞团和乐团发展的职责。在很多普及芭蕾舞、古典音乐讲座中经常看到他的身影。尤其是对民族芭蕾和音乐作品的支持和推广,他颇为上心。

 

“芭蕾作为‘皇冠上的钻石’,对艺术创作的要求很奢侈。但中国优秀的作曲家一直在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尝试,这是我们艺术从业者的使命。中国有十个芭蕾舞团。从官方到民办,每家都按自己的方式做普及工作。虽然困难,但一直有进展。”

 

在张艺看来,芭蕾的创作成本高、难度大、不能急。在世界范围内也如此,交响乐最多,其次是歌剧,芭蕾最少。一部真正的优秀经典的作品需要时间去磨。


中国芭蕾的发展走的是从学习苏联到自我探索、多元吸收的一个过程。虽然才70年不到,但一直在追赶并取得了不错的成就。他特别举例了中央和上海两个芭蕾舞团。上海在发展自己的“海派”芭蕾,比如《花样年华》,还有上海新版《天鹅湖》,已经在国内外取得不错的口碑。中央芭蕾舞团每年出去巡演一定会带上一中一西两个剧目,代表着展示中国和传承世界。


上海芭蕾舞团《天鹅湖》

 

“19世纪是作曲家的世纪,20世纪属于指挥家,21世纪是交响乐团的天下。西方用300年完成这三件事,而我们用40年既培养音乐家、指挥家、乐团,还要培养观众,很不容易。请给中国乐团鼓励、包容和希望。“

 

提及古典乐普及,张艺有自己更为冷静、长远、全面的考虑。他希望在如今网络渠道更为多元丰富的环境下,媒体能充分发挥自己的桥梁作用。不管是社交化平台还是直播,都可以用来做沟通音乐家和观众的纽带。


但媒体需要实事求是传递客观评价。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这样才能让古典乐在当下中国有健康良性的发展环境。


结缘21年,上海爱乐是我的亲人

 

2018年,张艺被正式任命为上海爱乐乐团艺术总监,解锁了职业生涯的又一个可能。其实他与上海爱乐的缘分可以追溯到21年前。1998年,张艺第一次与上海爱乐乐团合作,当时有一个乐迷朋友特意为他保留了一份曲目单。这份曲目单至今还珍藏在张艺手中。所以这一次对张艺来说,感觉就像回来做“自家人的乐团总监”,十分亲切。

 

_I5A5998.JPG

张艺与上海爱乐乐团

 

短短一年,张艺与上海爱乐乐团已经排练并上演了从俄罗斯、英国到德奥音乐作品,涵盖了歌剧、芭蕾、交响以及原创、委约等不同内容和形式的作品。在张艺眼里,上海爱乐乐团年轻、可塑性高、潜力大,给他带来了很多惊喜,也让他看到了未来发展上的多样性。

 

本周日并不是张艺第一次登台星期广播音乐会,但却是以上海爱乐乐团艺术总监的身份第一次来到星期广播音乐会。他希望未来能把更多有创意的策划带到这个舞台。无论是他自己、还是带领的上海爱乐乐团,都有无限的可能性,给观众无穷的期待。


 曲目拓展阅读 ☜

《鱼美人》——足尖上的中国神话故事

这周日的星广会,让你感受芭蕾音乐如何成为“足尖上的灵魂”

 


 相关星广会预告 ☜

3月17日上午10:30

环球芭蕾音乐——张艺与上海爱乐乐团音乐会

(曲目详情请戳上方链接)

 

上文提到的两部舞剧音乐都将在本周日的星期广播音乐会上演,音乐会门票已售罄。没有买到门票的听众仍可以通过FM94.7以及阿基米德App的“星期广播音乐会”节目社区收听音频直播,或在看看新闻App“直播专区”及百视通IPTV、互联网电视、App收看高清视频直播

 

温馨提示:从3月份星广会开始,我们将暂时移师到汾阳路20号的上海音乐学院贺绿汀音乐厅。演出当天出示电子票的二维码即可扫码入场,不需要特别打印实体票。更多详情可点击:【公告】上海音乐厅3~12月停业修缮,星广会将暂移师贺绿汀音乐厅

 

 

 


走进经典音乐,从星期广播音乐会开始

可添加小星的个人微信(ilovexgh)

在朋友圈看更多音乐会幕后花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