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直击】新生代,新思路,如此不同凡响

发布时间:2019-03-20 14:58:38


撰文 | 王心远、应玥

摄影 | 应玥


中提琴,交响乐团的中流砥柱,随着人们对声响效果的不断追求,这件饱含深情与温暖的乐器越来越受到重视。在3月3日的科勒星期广播音乐会上,青年指挥家钱骏平携手中提琴演奏家徐沛珺执棒上海爱乐乐团共同演绎了三首别致的改编曲作品,从莫扎特、勃拉姆斯到老约翰·施特劳斯、勋伯格,大师们的风采和智慧被凝聚在了音乐中。

 

这也是星广会移师贺绿汀音乐厅之后的首场音乐会,尽管相比于上海音乐厅座位数量减少,但观众的热情依然不减。



音乐会由老约翰·施特劳斯的《帕格尼尼圆舞曲》拉开序幕,由上海爱乐乐团的小提琴首席夏蕴慧担任独奏。这部致敬帕格尼尼《b小调第二小提琴协奏曲》第三乐章“钟”的圆舞曲既保留了原曲的风情,也融入了维也纳圆舞曲的风格。相比于李斯特改编的钢琴版本,老约翰·施特劳斯削弱了炫技的部分,而是用欢快的三拍子圆舞曲让人倍感幸福与满足。再加上弦乐队编制上的扩大,音乐更有层次感,令人仿佛置身于金色大厅,翩翩起舞。



指挥台上的钱骏平用清晰明了的手势和舒展的肢体语言,带领乐队进入了金碧辉煌的音乐世界。曾经在美国和欧洲求学的他,对音乐有着更加开放和多元的理解,这部作品不同于洛林·马泽尔的演绎版本,规整而严肃,音乐中更多了几分青春活力和张扬的个性。


 

而钱骏平和星广会也有着颇深的渊源。2007年,他作为上音附中的中提琴获奖选手,曾在星广会舞台上用中提琴独奏一曲《草原之夜》。2009年,为纪念上音中提琴专业成立五十周年, 七十余位中提琴手联袂献演星广会,钱骏平也是其中之一。



而这次,钱骏平则第一次以指挥的身份来到星广会。曾指挥多部中提琴协奏曲的他此次携手师姐徐沛珺一同带来莫扎特的《A大调单簧管协奏曲》中提琴改编版。这首脍炙人口的单簧管协奏曲作于莫扎特逝世前两个月,是他生命临近终点时的灵光乍现,原本是为巴塞特单簧管所创作,其音色比标准单簧管更为低沉。


 

徐沛珺所带来的中提琴演奏版本,用一把中提琴还原了单簧管的深沉吟唱,与乐队之间的各个声部都有了高度的契合。在第二乐章柔板中,随着唯美的主旋律流淌而出,中提琴的“歌唱性”在徐沛珺的手中被展现得淋漓尽致。


 

徐沛珺曾经说:“我一直觉得,中提琴是一个和我性格、脾气各方面都很像的乐器。”果然,她作为女性演奏家的柔情和细腻都在音乐中大放异彩。


 

一曲终了,观众们意犹未尽,徐沛珺重返舞台,演奏了一首著名的古典吉他曲《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她中提琴上的拨弦来展现吉他的轮指,改编之后的音乐又增加了几分流动性,仿佛所有的音符都环绕于徐沛珺的指尖,跟着她的节奏一泄而出。



音乐会的第三首作品是作曲家勃拉姆斯本人最为珍爱的《G小调钢琴四重奏》,“音乐鬼才”勋伯格也对其钟爱有加,并将其改编成管弦乐队版本。乐章的情绪起伏跌宕,从忧郁到炽热,从幽暗到神秘,绚烂绽放之后是令人激动的“吉普赛风格的舞曲”,明朗热情、强劲有力。不论是勃拉姆斯的原创,还是之后勋伯格的改编,第四乐章“回旋曲”都是他们倾注最多心血的所在。


 

这部作品很少有留存下来的完整演绎版本,而此次在星广会上执棒该作,也是钱骏平对自己的挑战。多年的弦乐演奏功底、丰富的乐团经验以及在多位大师门下的历练,都转化为他指挥的力量,不急不缓、在音乐中砥砺前行。



小提琴和中提琴,在徐沛珺和钱骏平的眼中,不仅仅是单纯的乐器,也是他们成长故事中浓墨重彩的一笔,见证了他们音乐路上的笑与泪。


从上音附中走向世界,他们实现了自己人生的蜕变,如今,他们又回到母校的音乐厅,用一场音乐会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两位中提琴名师蓝汉成和刘念也来到音乐会现场,观赏两位新生代音乐家的演奏。


 

如今,徐沛珺定居德国,兼顾演出的同时,还担任德国科隆音乐学院亚琛分院的中提琴教授,将自己对中提琴演奏的领悟传承给更多的孩子;钱骏平则在半年前被任命为苏格兰皇家国立交响乐团助理指挥,开始了与乐团稳定的合作,不久之后的8月,他还将担任纽约古典音乐夏季艺术节的乐团总监。

 

两位努力的新生代音乐家用音乐致敬着前辈,也用音乐表达了他们的人生态度——始终努力做自己最热爱的事,并且做到最好。

 

 

相关阅读

“宝藏男孩”勋伯格:他不是“票房毒药”

徐沛珺 | 始终在寻找与中提琴共处的方式

钱骏平 | 一波三折的指挥梦

 

音乐会完整实况录音

可点击底部“阅读原文”链接可回听

 

 


走进经典音乐,从星期广播音乐会开始

可添加小星的个人微信(ilovexgh)

在朋友圈看更多音乐会幕后花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