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钱骏平 | 一波三折的指挥梦

发布时间:2019-03-20 14:59:26

 

和钱骏平的初次见面是在上海爱乐乐团,他刚刚与乐队完成了上午的排练,却没有丝毫疲惫,和友人短暂的交流过后就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


还没来得及提问,他就开门见山地说:“我不爱拉中提琴,真不爱。我小时候练琴都是被父母逼的。”我们忍俊不禁,开始听他娓娓道来自己的故事。

 

 

“我好像不能失去Ta了”

 

 

从小成长在部队大院,活泼好动的钱骏平被母亲安排去学习小提琴锻炼定力,他的启蒙老师欧阳艺会启发学生去“玩”音乐,在独奏、重奏等多种表演形式中感受音乐的魅力。


然而,即使是在拉琴这件事上表现出了极大的天赋,钱骏平也没有认定要以此为职业。五年级时,当母亲让他自己选择是去上音附中还是去重点初中时,他竟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要考重点初中。



或许上天不愿意枉费钱骏平的才华,让事情发生了一次转折。决定备战中考的钱骏平把练琴停了两周,但他发现,放学做完作业之后开始感觉到空虚,总是觉得“少了点什么”,虽然不爱机械式地练琴,但他也好像不能失去音乐,失去演奏带来的幸福感。


他为自己重新做了一次选择:要考上音附中。



 

一股冲劲儿考入附中

 


机缘巧合之下,钱骏平认识了时任上音附中的管弦科主任方蕾。出师不利,方老师直接告诉他:“你这个水平,考级能考优秀,但走专业还不够。”


就这样,钱骏平花了一周的时间,硬是“啃”下了方老师给他布置的大量练习任务,并获得了方老师的初步认可,有了更深入的课程学习。然而,随着招考时间的慢慢临近,钱骏平又面临了新的问题:走专业的话起步太晚,很可能难以插班进入小提琴专业。


然而,鉴于钱骏平从小练习小提琴打下了扎实的功底,加上他自身优越的身体条件,拥有灵活的手指和较好的身体协调性,方老师建议他可以去试试看中提琴。于是,他开始跟随中提琴教师吴菲菲学习,在演奏上过硬的水准和丰富的乐感也让他顺利地跨入附中的校门,开始师从刚刚留校任教的盛利老师。


左起:徐沛珺、吴菲菲、钱骏平,摄于2005年

 

在盛老师手下,钱骏平被推动着汲取知识,进步飞快,成绩斐然。回忆起自己演绎中提琴的感觉,他说:“大家觉得我中提琴拉得好,是因为我拉得更像小提琴。我的意思是说,和其他人相比,我没有那么多的技术障碍,能够很顺畅地去演奏,用中提琴抒发自己内心的声音,虽然这是远远不够的。而且我还喜欢改编小提琴的曲子,这种效果很特别。”

 

钱骏平演绎沙汉坤作曲的《牧歌

 

 

 

毛遂自荐走向指挥台

 


如果说进入上音附中是钱骏平的第一步,那么毛遂自荐走向指挥台就是他的第二步。进入上音附中的乐队,钱骏平望见指挥台上充满着艺术气息的青年指挥家赵晓鸥老师,小时候的“指挥梦”瞬间被唤醒。

 

当他坐在排练厅上乐队课的时候,听见了交响乐团的演绎,立即就确认“这才是我要的声音!”中提琴虽是乐团的中流砥柱,却限制了钱骏平追求自由的天性,而指挥能够摆脱单声部声音的限制,给予了音乐极大的自由。于是,钱骏平又为自己盘算了起来,即使考上了亚洲青年交响乐团的中提琴首席,回到学校,他依然渴望拿起指挥棒进行尝试。


 

他找到赵晓鸥老师说:“您下次走台的时候,如果想要到乐队中间听声音,能不能让我替你在前面挥?”就这样,在赵晓鸥的支持下,平日里天天放着唱片对着音箱指挥的钱骏平迈出了自己指挥生涯中的第一步。如何阅读总谱、如何理解谱子上的细节,自学的同时,钱骏平也会去找赵老师问个明白。


后来,赵老师更是在乐队分声部排练时,将整个弦乐声部交给钱骏平,让他担任助理指挥。他还从图书馆借来早已泛黄的谱子放大并复印,看着总谱慢慢琢磨,努力地向着自己想要到达的远方奔跑。

 

钱骏平指挥巴托克《中提琴协奏曲》

 

 

 

在柯蒂斯完成转专业

 


同时学习指挥与中提琴演奏让钱骏平对音乐有着更深刻的理解。一边是盛利老师的严格教导,一边是赵晓鸥老师的竭诚相助,获得多个国际中提琴比赛奖项的钱骏平在接连放弃了多所国外优秀学府的offer之后,于高二时叩开了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的大门。

 

以中提琴专业进入柯蒂斯,师从校长罗伯托·迪亚兹(Roberto Diaz),钱骏平遇上了对自己影响极为深远的指挥教育泰斗奥托·瓦纳·穆勒(Otto Werner Mueller)。这位高高瘦瘦的老头有着宽广的知识面,精通各国语言,在音乐上的造诣更是了得。“我要成为这样的人”,一个声音又在钱骏平耳畔响起。



终于,校长罗伯托·迪亚兹在一节专业课上发现了钱骏平演奏状态的“不对劲”,丧失了拉琴热情的他坦白了对指挥的热爱。校长召集了指挥系的老师,开始给他安排指挥相关的课程。


临近毕业,钱骏平开始备考穆勒老师的指挥学生,并在大师面前指挥了一曲勃拉姆斯的《第二交响曲》,令大师赞赏有加。不巧的是,原以为看到希望的他,却因为穆勒的提前退休而扑了个空。


但好在,穆勒最终愿意收他在家中上课,这期间也让钱骏平受益匪浅。后来,他又慕名前往辛辛那提跟随马克·吉布森(Mark Gibson)老师学习,掌握了一套精细的指挥技术。

 

钱骏平参加波兰戴菲尔伯格指挥大赛

 

 

 

闯荡欧洲师从名家

 


在美国待久了,热爱自由的钱骏平又想要换个环境,于是他开始到欧洲寻找自己新的立足之处。24岁之时,他歪打正着地考取了瑞典广播交响乐团中提琴职位,先是声部演奏员,随后又考取了首席,可是这一切也并非一帆风顺,作为一名“空降”的首席,其他演奏员并不买账,这令钱骏平陷入了被动的局面。


“当时我犹豫着要不要辞职,而积压已久的情绪也在某一天突然爆发。那天,乐团排练《罗密欧与茱莉叶》,我正巧忘记带耳塞,开篇音乐先是极弱的音量,然后突如其来的一声轰鸣,音乐给了本就心不在焉的我一个沉重的打击。我放下琴,走出排练厅,请病假,递交辞职报告。”他做出了选择,集中精力攻读指挥。


2015年,钱骏平进入柏林汉斯·艾斯勒音乐学院指挥系硕士师从克里斯蒂安·爱华德(Christian Ehwald)和汉斯-迪特·鲍姆(Hans-Dieter Baum)教授,并且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详细成长计划。同时,他也成为了英国著名指挥家丹尼尔·哈丁(Daniel Harding)的私人学生。


钱骏平与丹尼尔·哈丁


 

2017年,钱骏平在第八届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国际青年指挥比赛中摘得桂冠。去年,他又获得了苏格兰皇家国立交响乐团的助理指挥职务,每年与世界各地的优秀乐团有着稳定的合作。


钱骏平与他在柏林的老师Christian Ehwald,摄于他在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国际青年指挥比赛夺魁之后

 

那个不爱练琴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声音,那个“挥音箱”的男孩终于可以站在指挥台前展现自己的才华,是钱骏平用自己的一次又一次大胆尝试,换来了如今的成就。采访过半时,此次即将与他在星广会上合作的中提琴家徐沛珺正巧前来,说起她眼中的师弟,也用“天赋”和“努力”四字来做了总结。


2018年,钱骏平与徐沛珺在波兰合作演绎了陈其钢的《逝去的时光》


在3月3日的星期广播音乐会上,钱骏平将携手徐沛珺执棒上海爱乐乐团,带来“不一样的改编曲”专场音乐会,让我们也期待着两位才华横溢的青年音乐家能够用音乐说话。

 

撰文:王心远

编辑:应玥


走进经典音乐,从星期广播音乐会开始

可添加小星的个人微信(ilovexgh)

在朋友圈看更多音乐会幕后花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