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徐沛珺 | 始终在寻找与中提琴共处的方式

发布时间:2019-03-20 15:00:18

 

 

她是第一个在巴什梅特国际中提琴比赛获得第一名的中国音乐家,也是首位担任爱沙尼亚音乐节管弦乐团中提琴声部首席的中国音乐家;


她师从今井信子、塔贝亚·齐默尔曼等多位中提琴大师,在取得双硕士和演奏家文凭后,又成为法兰克福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最年轻的中提琴教师;


她在欧洲首演了德国、芬兰、俄罗斯、中国等当代作曲家的中提琴与乐队作品。


她就是中提琴演奏家徐沛珺。

 

 

本周的星广会上,徐沛珺就将与钱骏平执棒下的上海爱乐乐团共同演绎莫扎特的《A大调中提琴协奏曲》K. 622,这首由单簧管协奏曲改编而来的作品,给予了徐沛珺更多在音乐上遐想的空间。


2月21日,徐沛珺也受邀做客了周婕主持的《古典音乐时间》节目,谈起自己与中提琴的不解之缘,并给予了听众对于中提琴新的认知。(点击文章底部“阅读原文”进入节目回听页面)


 

在直播节目中与听众问候,徐沛珺选择了用福雷的《西西里舞曲》来吸引大家的耳朵。

 

 

 

始终在寻找与中提琴共处的方式

 

3岁时,徐沛珺开始接触小提琴,12岁时,身材修长的她在沈西蒂老师的建议下改学中提琴成为了当时上海少有的中提琴琴童,并在自己的努力下考上了上音附中。“我一直觉得,中提琴是一个和我性格、脾气各方面都很像的乐器”,徐沛珺说。



淳朴温厚的中提琴,散发着独特的魅力。徐沛珺表示:“从技术上讲,中提琴最难的就是发音。需要演奏者身体更好的协调性,讲究放松、呼吸等等。从作品上讲,中提在乐队和重奏中起到更多的是辅助作用,中声部更能决定一个作品的好坏,因为作品的核心其实是和声、节奏型,是否有立体感,最后才是旋律性。中提像音乐中的填充物,把音色填满,这也是中提难的一部分,在很多作品中一直是做中流抵柱,然后突然来一段旋律,还要拉得漂亮。这是角色的转换。”



“从中提琴的独奏曲或奏鸣曲来讲,作品风格更多的是忧郁、回忆、沉思型的。太多作曲家写最后一部作品是给中提琴的,或是未完成的作品。《哈罗尔德在意大利的开头,独奏只拉简单的几个音,怪不得当时帕格尼尼不愿意演奏。但越是音少越是要有表现力,不是单纯的炫技可得。”2017年,徐沛珺受到爱沙尼亚指挥帕沃·雅尔维的邀请参加“爱沙尼亚帕尔努音乐节”,就曾演奏过柏辽兹的《哈罗尔德在意大利》。

 

徐沛珺与帕沃·雅尔维

 

如何找到一个坦然放松的方式来演奏,是徐沛珺始终在探索的课题,若是方法不得当,反而会消耗自己的身体,吃力不讨好。“我至今仍在寻找与琴共处的方式,会不停地在生活中和音乐中沉淀自己,放平自己的心态,慢慢地将属于这件乐器的魅力展现出来,不张扬地去表现音乐。”

 

练琴、演出之外,徐沛珺还通过声乐课、形体课、健身课,来锻炼肢体的协调,有意识地观察自己身体的律动,放松身心。与自己的身体对话,与自己的中提琴对话。

 

 

 

名师出高徒:音乐没有标准答案

 

“小提琴拉不好的人才学中提琴”,这可能是普通人对于中提琴最大的误解。但徐沛珺欣然接受了这件乐器,并在名师门下越学越起劲。

 

附中时,徐沛珺师从吴菲、沈西蒂教授,打下了坚实的基础。2004年,被保送到上海音乐学院的徐沛珺在第二年决心出国,求学于德国法兰克福音乐与艺术表演大学。她的第一位老师罗兰·格拉斯教授就对她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让她从细节中慢慢体会到了音乐的底蕴和意味,习惯了处理乐曲时必要的“麻烦”,也明白了沈西蒂老师在之前所说的很多音乐理念。


左起:吴菲、薛颖佳、徐沛珺、张欣、沈西蒂

 

2009年到2011年,徐沛珺又跟随大师今井信子深造,获得了双硕士文凭。同样来自亚洲的师徒二人,时常能够碰撞出音乐上的火花。今井信子给予学生极大的自由空间,音乐从来都没有标准答案,也不需要去复制其他人的演奏,而是要找到自己的风格。即使是令今井信子极为满意的演出,她也会非常严格地告诉徐沛珺“你下次再拉这个曲子的时候,不能再拉成这样”。求新求变,学无止境,并且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是今井信子给予学生的信条。


徐沛珺与今井信子


也正是秉承了这样的精神,让毕业之后顺利留校任教的徐沛珺并不满足,又带着“探秘”的心态前往柏林汉斯·艾斯勒音乐学院跟随塔贝亚·齐默尔曼大师取得演奏家文凭,她让徐沛珺学会了怎样协调肢体,怎样运用好所学的弓法,并且在表达音乐的时候做到“真实”。2018年,徐沛珺更是被任聘为德国科隆音乐学院亚琛分院的中提琴教授。

 

 

希望中提琴可以获得更多的重视

 

学琴时打下的扎实功底也让徐沛珺能够抓住眼前的机会。2010年,她夺得巴什梅特国际中提琴比赛第一名和“最佳施尼特凯协奏曲”、“最佳二十世纪作品”两个演奏特别奖,成为第一位获此殊荣的华人音乐家。


 

徐沛珺与中提琴大师尤里·巴什梅特合影

 

“我喜欢,我愿意,我挺开心的”,这就是徐沛珺参加比赛的原因。她坦言自己并没有那么在乎荣誉,比过很多比赛,结果有好有坏,但带来的成长更多。通过比赛,徐沛珺还认识了自己现在的丈夫,生活、音乐、中提琴,被幸福地串连在了一起,紧密相关。


徐沛珺与丈夫,和小泽征尔合影


“我觉得中提琴已经越来越受到重视了”,这可能是徐沛珺感到最快乐的事情之一。比起小提琴,专为中提琴而写的作品并不多,于是徐沛珺开始了全新的探索。


2012年的上海国际艺术节中,徐沛珺与汤沐海指挥的上海爱乐乐团首演了陈其钢的《逝去的时光》(中提琴版)。该作原本是陈其钢为大提琴而写,而中提琴的演绎又平添不同的韵味,细腻而不失挺拔,温婉且兼有跌宕。2018年,徐沛珺更是在波兰与指挥钱骏平一起,再次演奏了这部作品。

 

波兰演出海报


她还曾在音乐会中又拉中提琴,又拉小提琴。“我觉得它们之间有相通的地方。可能我拉小提琴就没有那么多的炫技和高音的表达,更注重体现出那种温暖厚实的声音。”于是,两把弦乐器在徐沛珺的手里,重新融合,兼容并包。

 

徐沛珺与小提琴大师克莱默

 

俄罗斯古典网站(Classica FM)称徐沛珺的演奏为“毫无暇疵的,成熟、光辉、给人带以愉悦的享受”。在本场星广会中,她将演绎莫扎特的《A大调单簧管协奏曲》的中提琴改编版。这首脍炙人口的单簧管协奏曲作于莫扎特逝世前两个月,因此也乐迷称之为“天鹅之歌”。1802年,由于中提琴与单簧管有着接近的音域和同样深沉的歌唱性,这部作品又被改编成中提琴版。让我们期待这部作品在“换装”之后,为我们带来的另一番乐韵和丰采吧。



撰文:王心远 & 应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