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直击】德国诺托斯钢琴四重奏 | 精致的音乐,胜在细节

发布时间:2019-05-31 18:06:44

 

 


撰文 | 王心远、应玥

摄影 | 应玥

 

一支年轻的钢琴四重奏组合能够为我们带来怎样的音乐?陌生的室内乐形式、陌生的音乐家组合,德国诺托斯钢琴四重奏的到来必然会让观众心存不少疑问,但这也意味着,更多的期待。

 

钢琴、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钢琴四重奏的组合在当今乐坛很是少见,其中的杰出代表更是屈指可数,而诺托斯的四位音乐家一组就是十二年,回忆起最初相聚的原因,简单而纯粹:因为我们都很喜欢舒曼的钢琴四重奏作品!


 

2017年,德国诺托斯四重奏组斩获了“德国古典回声奖-最佳新人奖”,这支屡获国际室内乐大奖的组合曾得到著名指挥家祖宾·梅塔的高度评价,《北美古典之声》乐评家罗伯特·马克尔更是表示“这是当今音乐领域中我听过最好的室内乐四重奏”。


本次星广会,是诺托斯四重奏首次中国巡演的其中一站,为了能够展现丰富的钢琴四重奏曲目,他们对音乐会的曲目单也是精挑细算,充满了诚意。从最早为钢琴四重奏谱曲的莫扎特到之后的舒曼、勃拉姆斯、马勒,钢琴四重奏作品的沿革在90分钟的时间里被一一呈现。


 

早上八点,音乐家们准时出现在贺绿汀音乐厅,走台过程中,哪怕是一点点音准上的问题,他们都不肯放过;一次次确认乐句中的呼吸,为了能够呈现出干净利落的音乐;力度和速度上的各个变化他们都要一一细抠,德国人的严谨渗透在每一个音符之中,也让听者明白,精致的音乐,胜在细节。



莫扎特较早尝试将钢琴与弦乐搭配到一起,他的两首钢琴四重奏作品奠定了钢琴在室内乐中的地位。而音乐会也从莫扎特的这首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降E大调钢琴四重奏》开篇从第一乐章“快板中,我们便可体会到其中极强的戏剧张力,乐句自然流畅、音色清澈无比。弦乐奏出喜歌剧般的音乐律动,钢琴则带来协奏曲般的恢宏声响,柔中带刚,亦庄亦谐。



舒曼《降E大调钢琴四重奏》是一部被诺托斯四重奏视为“初心”的作品,他们对舒曼的诠释也堪称教科书一般。弦乐恰到好处的揉弦和钢琴细致的摩挲,将浪漫主义的随性和柔情展露无疑。

 

最精妙的是其中一段大提琴独奏,将音乐的层次变得丰富,好似从“奶油蛋糕”变为了“千层蛋糕”,保留甜蜜的同时,也增添了更加浓醇的感觉。


 

与这首舒曼钢琴四重奏同样精彩的还有勃拉姆斯的《c小调钢琴四重奏》,转瞬而逝的音乐灵感被演奏家们捕捉了下来,勃拉姆斯的纠结、痛苦和消极被一一记录在了五线谱间,凄美的音乐讲述着至今都为人们所慨叹的爱情故事。



相比于人们熟悉的小提琴与钢琴版本,克莱斯勒的《爱之忧伤》用钢琴四重奏来演绎,音色更加丰富,又增添了别样的听感。经典的圆舞曲风格惬意而慵懒,四位演奏家之间的“共同呼吸”让淡淡的忧愁化成一股烟,萦绕于房梁,久久不散。


 

马勒的《a小调钢琴四重奏》曾被他视为自己少年时最好的作品,但直到马勒去世半个世纪之后,这部作品才重见天日,只有一个乐章,其余乐章并未完成。学生时代的马勒深受前辈作曲家的影响,勃拉姆斯、瓦格纳、布鲁克纳等作曲家的影子都可以在这部残稿中看到,马勒日后的大型作品震撼力和极度的情绪化已经在这里初见端倪。



演奏家们对于音准的苛求也为作品的完美诠释“保驾护航”,其中,钢琴家安东尼娅·古斯特虽显瘦弱,双手的触键却坚定有力,摄人心魄。曾经以为马勒晦涩难懂,但是在诺托斯四重奏的演绎下,我们与这位大师之间的距离也好像没有想象的那么遥远,音乐中若隐若现的炽热依然能够温暖到我们的心房。



在观众的热烈掌声之中,诺托斯四重奏返场了莫扎特《降E大调钢琴四重奏》中的第二乐章和中国作品《茉莉花》的改编版。春天里的茉莉花,芳香四溢,希望与生机并存。

 

昨天呈现在舞台上的可能只是钢琴四重奏作品的些许音乐片段,但对于这四位演奏家来说,钢琴四重奏这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与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探讨、演奏与前行。从最初的一拍即合到如今的不改初心,他们更愿意将彼此视为亲人,在平凡的岁月里一起创造音乐的奇迹。


 

圆号演奏家 韩小明我专门上网搜索了他们,这组年轻气盛的四重奏拉得太好了,我特别喜欢这种音色,但是又有传统的拉法,乐句和气囗拉得特别有深度。传统的德国风味,希望他们以后常来中国演出,我也希望可以和他们合作,我们应该是柏林的邻居。

 

乐迷 阳光:历史上有很多大师组成的重奏组,奉献了很多经典作品,让广大乐迷享用终身。现新的重奏组很少,长时间存在的更少。可能重奏这一形式成名太慢。这点当今从艺者值得向老一辈大师学习,为艺术献身精神,耐得住寂寞。介绍中说德国这一重奏组得到知名重奏组和大师的指点,但愿能取到真经,创出一个自已的天地。

 

 

 


走进经典音乐,从星期广播音乐会开始

可添加小星的个人微信(ilovexgh)

在朋友圈看更多音乐会幕后花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