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直击】让美声走下“神龛”,不如带观众踏入“殿堂”

发布时间:2019-09-04 12:48:36

 

_I5A3179_副本.jpg

 

音乐会舞台上的我,只是一个想唱歌给你们听的歌者

我会用共情的方式去处理每一首歌曲的演唱

——关致京


的确,只要你听过男低音歌唱家关致京的演唱,一定会被他迷人的低音所吸引。虽然“美声”、“歌剧”、“艺术歌曲”时常会被认为“高大上”,但是跟着关致京的脚步,你会不自觉地走向这座金碧辉煌的音乐殿堂。

 

 

在9月1日的科勒星期广播音乐会上,关致京携手国内优秀的歌剧艺术指导沈烨,与特邀的四位其他声部的男女歌唱家策划了一场以中国作品构成的“美·声”——声乐与钢琴音乐会,全方位展示中国声乐艺术的专业性、民族性和艺术性。

 

 


_I5A3175_副本.jpg

 

 

撰文 | 王心远
编辑 | 潜韵婷
摄影 | 应玥,X0

关致京是北京国家大剧院驻院歌唱家,沈烨是上海歌剧院的艺术指导,俩人此前通过歌剧剧目合作认识,在专业上彼此欣赏,便有了合作这场“美·声”音乐会的雏形。在长达半年的策划中俩人通了无数电话,多次往返于上海、北京两地排练,虽然耗时、耗财、耗力,但随着音乐会的临近,两位音乐家都渐入佳境。

“因为我们两个理念相同,审美相近,值得花心思合作,于是就有了这场音乐会的策划。结果从定曲目开始‘打架,各个排练厅都是‘血花四溅’,甚至想过取消”,沈烨回想最初策划时的状态,感叹这一路坚持的不易。

DSC07289_副本.jpg


在专业上“绝对过硬”的两位艺术家都有着鲜明的个性,一定会为了自己的音乐理念据理力争。也只有这样多番打磨与锤炼而来的音乐会,才会获得他们的认可,被搬上星广会的舞台。


微信图片_20190902170330.jpg


开场四首中国艺术歌曲,关致京的演唱就已经惊艳了观众。没有带来听觉刺激的High C,没有挑战极限的意大利语绕口令,关致京就以一句“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铺展开了历史的画卷,看着如今的江山如画,回想往昔的金戈铁马。

DSC07325_副本.jpg

此刻的关致京,就是经历了人生“三起三落”的苏东坡,站在陇上,依依东望。


 

_I5A3141_副本.jpg

 
源于曾经的留学经历,关致京对“乡愁”有深刻的体会。在他演唱的《思乡》、《望乡词》中,没有思念故乡时的歇斯底里,只有游子坐在窗边的默默垂泪。

《玫瑰三愿》一曲,关致京又化身倔强的玫瑰,在凋零的前夕依然祈福着美好。

DSC07447_副本.jpg

 

 

不同的艺术歌曲,演绎完全不同的形象,摆脱了歌剧作品中的既定角色束缚,给予歌唱家更大的创作空间。

演唱艺术歌曲的关致京,更纯粹、更真实、更自由。

 

 

 

_I5A3226_副本.jpg

 

 

如果说演唱艺术歌曲,还会害怕曲高和寡,那么用美声来演唱不同时期的民族歌曲、流行歌曲就显得平易近人了。音乐会中,关致京先后两次挑战了四首曲目联唱。

《红彩妹妹》和《马车夫之恋》是耳熟能详的中国民歌改编作品,青涩的情郎、深情的马车夫,关致京非常善于抓住歌曲主角的性格特征和心理状态。

 

 

《马车夫之恋》中,浓郁的维吾尔族民歌风味不仅依靠关致京对气息、语调的严格把控来呈现,还有艺术指导沈烨精准的音乐表现,音乐的舞蹈性辅以切分节奏的活泼欢快,让男低音展现出难得的明快欣喜之感。

_I5A3231_副本.jpg

 


哈萨克民歌《嘎俄丽泰》和由贺东久作词、印青作曲的《芦花》也是一代老观众的记忆,不少已年近花甲的观众不禁跟随旋律打着节拍。

唱音乐会不同于歌剧,没有连贯的剧情,没有一同调动情绪的合作伙伴,四首作品,四种性格,四个人物,舞台上短短几秒的喘息时间,关致京就完必须切换到最贴近歌曲的演唱“模式”。

“对我个人来说在早上演唱这么多歌曲,是一个很大的考验,我想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关致京开玩笑地说,“低声部演唱没有假声,只有真声,所以将近20首作品对我的心理、生理上的双重挑战。该如何分配体力、给哪些曲目分配更多的能量我都一直在考虑。”

 

 

 

DSC07662_副本.jpg

 

 

风格多样且一首接一首的演绎,对演唱者在情绪上作出快速的转换是有挑战的。作为此次音乐会的主要策划者和艺术指导,沈烨在不止在艺术表现力和演唱上给予建议,还通过钢琴将关致京的演唱牢牢托起,以充沛的情感和意境帮助他快速进入到演唱情境中。
 
相比于四首民歌组合,以《好久不见》、《女儿情》、《月亮河》(选自电影《蒂凡尼的早餐》)、《故乡的云》为代表的四首流行音乐对关致京的挑战更大。这些平日里听得滥熟的流行歌曲,经过青年作曲家韩天赫(韩韵)、史志瑄、蔡东真的手笔,有了更多青春的色彩和朝气。

 

DSC07663_副本.jpg

 

其中,韩天赫改编的《故乡的云》通过转调,实现了情绪上的巨大变化,彻底延展了歌曲本身的宽度;另一首史志瑄改编的《好久不见》则更多了久违的欣喜,而非无奈的微笑。2016年考入上海音乐学院“作曲与作曲技术理论”和“音乐设计与制作”双专业的史志瑄目前还是一名在校学生,师从徐坚强、吕黄教授和纪冬泳副教授。此次合作,也是两位前辈对后辈的提携与肯定。

 

DSC07711_副本.jpg


音乐会上,除了关致京之外,他与沈烨邀请的嘉宾们也一展歌喉、实力不俗。男中音歌唱家唐敏杰、女高音歌唱家周琛、男高音歌唱家张由吉、女中音歌唱家苏慧璎先后通过《山楂树》、《小河淌水》、《枉凝眉-离歌》等经典作品的全新改编,展现了多声部和声的魅力。


_I5A3193_副本.jpg


此外,男高音歌唱家张由吉独唱的《桥》展现了江南水乡的朦胧之美,人声与钢琴相互应和,形成的巧妙模仿将“离家千年也恋水乡”的真挚情感表现得丝丝入扣。


女高音歌唱家周琛以一曲《映山红》,让观众席间无数双鬓斑白的老人回忆起了经典电影《闪闪的红星》,热血再次沸腾,攥紧的拳头依然坚实有力。


由史志瑄改编的《小河淌水》引子响起时,观众不由觉得惊喜。德彪西的《月光》在沈烨的指尖缓缓流淌而出,营造出一片万籁俱寂、月光如洗的意境。而后钢琴主题顺势一转,男高音张由吉唱出“月亮出来亮汪汪,亮汪汪,想起我的阿哥在深山..”的经典旋律。这样中西结合的改编既是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充满色彩的变化。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创意来自于艺术指导沈烨的建议。十余年的从业经验加上丰富的演奏积累,让这台音乐会从曲目选择,到顺序编排,再到经典新编都呈现出统一的审美趣味和音乐品质。

_I5A3213_副本.jpg

 

音乐会的最后一首歌曲,关致京与他的音乐家朋友们共同唱起《掌声响起来》。“孤独站在这舞台,听到掌声响起来,我的心中有无限感慨;多少青春不在,多少情怀已更改,我还拥有你的爱...”对艺术的追求,对舞台的渴望,对观众的感谢都融在了每一句歌词中,现场掌声雷动。


_I5A3278_副本.jpg


在观众“Encore”声中,音乐家们返场一曲《我爱你中国》,为新中国70周年庆贺。

_I5A3306_副本.jpg

 

融合与碰撞,美声遇上流行,让音乐之间的“人造壁垒”被打破是沈烨牵头策划这场音乐会的初衷。

内容上并没有用花哨的歌曲和歌剧段落来博得关注,一味迎合与讨好观众;反而是选择了耐心地引领观众走进自己缔造的音乐殿堂,通过语言文字产生的文化认同、唤醒时代记忆带来的音乐共鸣、以及年轻心态与成熟演唱合璧而来的真情流露,让每一个观众都“臣服于”音乐自身的魅力之下。

 

_I5A3289_副本.jpg

 

微信图片_20190902170338.jpg

本场音乐会拓展阅读

关致京:音乐会舞台上的我,只是一个想唱歌给你们听的歌者
男低音,到底有多低?

歌剧艺术指导≠钢琴伴奏,也≠不成功的钢琴独奏


音乐会完整实况录音

可在手机app阿基米德搜索“星期广播音乐会”节目社区回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