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茉莉花民族乐团 | 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发布时间:2019-10-21 14:33:09

 


1950年,上海工人文化宫正式落成启用,时任市长陈毅亲笔题赠了“工人的学校和乐园”匾额来鼓励更多的人民群众参与到文化艺术活动中去。

 

▼上世纪50年代上海市工人文化宫外景

 


随着群众文艺活动的日益活跃,上海工人文化宫逐渐组建起由群众构成的茉莉花民族乐团、交响乐团、合唱团以及舞蹈团,并在过往的69年中成为了无数团员的“第二个家”。

在文化宫自属的这些团体中,编制最大的要数茉莉花民族乐团。它已从最初的四十多人扩编至如今的百余人,在音乐的表达与演绎上也日臻成熟。

10月9日,我走进还在修缮中的工人文化宫,从现任茉莉花艺术团团长赵明、民族乐团常任指挥吴坚的口中,了解这支民间乐团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撰文 | 王心远
编辑 | 潜韵婷

吴坚:既是指挥,也是大家长


近二十年是茉莉花民族乐团发展最迅速的时期,这背后,不得不提一个人——乐团的常任指挥吴坚。

 

 


十多年在上海音乐学院附小、附中、本科学习竹笛演奏的经历,让吴坚早早就下定决心成为一个“民乐人”。此外,他还通过辅修的钢琴专业进一步掌握西方音乐的精髓;辅修打击乐专业来帮助自己掌握这一中国民族管弦乐团中最为复杂和丰富的声部。

▼吴坚演出照

 

 


“我们中国的打击乐博大精深,门类非常繁多,其中有非常多的戏曲打击乐,也不乏很多民族性的技法表达。打击乐之丰富,是需要仔细琢磨的”吴坚解释道。

吴坚指挥上海市工人文化宫管乐团

 

 


在上海音乐学院学习期间,吴坚还有幸跟随民乐指挥大师夏云飞先生,走进“民乐指挥。他说:“作为指挥,更像是乐团的统帅,能够掌控全局,也能及时了解所有的乐器的声响。虽然他站在舞台上不发声音,但是大脑中一定有一个立体的声响。民乐团不同于西洋乐团,它还没有一个完善的体系,所以指挥一定要学会让所有乐器有机整合在一起。”

 

▼吴坚与夏飞云先生

 

 

2000年,吴坚从上海音乐学院毕业,接手茉莉花民族乐团的指挥工作,成为了这支非职业民族乐团的“大家长”。

做一支非职业乐团的常任指挥并不容易,他不仅需要知道自己想要怎样的声响,还要知道怎样帮助演奏员通过正确的方法实现这样的音乐表达。在提出要求时,更要照顾到每一个团员的能力和想法。也正是因为他悉心地帮助与耐心地陪伴,乐团才能够在演奏水准上实现质变。

在团长赵明的眼中,吴坚不仅仅为乐团带来了音乐演奏上的改变,更是心细如发地照顾着每一个团员,“谁结婚谁生病,他都非常了解,在整个团队维护上也做出了很多的事情”。

 

 


从刚刚走出校园、缺乏“实战”经验的年轻指挥到如今带领茉莉花民族乐团与众多优秀独奏家合作、走上各大音乐厅,吴坚将自己的成长足迹留在了乐团中,见证了乐团的扩编、团员的成熟。
 
近几年,他也开始涉猎作曲,“从指挥角度创作而出的作品一定是更符合现场音响的展示,更有层次”。他所创作的《阿拉木汗》、《暖春清泉》、《穹庐行》、《浦江韵》、《关山遐想》等音乐作品先后在“上海之春群文新人新作比赛”中获奖。

为了能够让民乐被更多人听见,为了能够让民族乐团这一尚且没有发展成熟的音乐形式被更多作曲家、演奏家关注到,吴坚一直走在最前端。

 

 


首席经济师也可以是资深三弦演奏家


不同于职业乐团,茉莉花民族乐团中的团员中虽然有不少音乐老师、少年宫民乐团带教老师,但是更多的是从事各行各业的普通百姓。

当吴坚说到自己的团员,一脸骄傲:“我们的团队里各行各业都有,他们之间的年龄跨度也很大,超过了一个甲子,最大的有80岁,最小的刚刚大学毕业。团员们可能在机房就是一个普通的工人,但是坐在舞台上的那一刻,他就是一个艺术家,开始绽放自己生命里不一样的情怀。对于民乐的热爱,鼓舞了更多的百姓,让他们知道自己身边还有着这样的一群人,投身于民族音乐中。”

▼上海之春“茉香国风68”音乐会

 

 


“我们每一个乐手都是一个达人”,因为热爱音乐、有着不错的演奏水准,所以他们来到了茉莉花民族乐团实现自己的音乐梦想。

平日里的锦江出租车司机会弹得一手好中阮,在乐队中堪当“顶梁柱”;建工集团的团委书记不只是在工地上有着用武之地,演奏起二胡也是不在话下;首席经济师也可以是拥有五十多年团龄的资深三弦演奏家,始终保持着极高的演奏水准和全勤的出席率。

虽然没有“编制”、“工资”来“捆绑”团员,但是出于对民乐的热爱、对团队的归属感,每周二晚上来到排练厅的队伍总是整整齐齐。

▼茉莉花民族乐团排练照

 

 


“实际上,我们的凝聚力也正是在给其他的非职业乐团做表率,就告诉他们非职业乐团也可以做到大规模、高水准”吴坚说。

年初,茉莉花民族乐团为乔榛、斯琴高娃、张凯丽、刘风、张晶、沈昳丽、傅希如等艺术家的朗诵演出进行了现场伴奏。

 

 


8月乐团又与著名舞蹈艺术家黄豆豆、青年大提琴演奏家吴敏喆,跨界合演了著名作曲家赵季平大师的大提琴协奏曲《庄周梦》,并与上海广播电视台合唱团、上海市青少年活动中心手拉手艺术团首演了民乐版《红星闪闪》,场面十分震撼。

 

 


“能够与这么多的‘大咖’去合作,对整个乐团都是鼓舞。在筹备演出的过程中,我们也特别邀请到了莫凡老师把管弦乐版本的乐曲根据茉莉花民族乐团的编制改编成了纯民乐的演奏版本;包括之后对《红星闪闪》等乐曲的改编,都呈现了出人意料的效果。”吴坚回忆这些演出时,依然难掩内心的激动。
 
在10月13日即将到来的星广会上,乐团将与我国著名笛子演奏家詹永明、唢呐演奏家左翼伟合作演绎《兰花花》、《怒沉》等作品,带来一场“丝竹相和,弦管齐鸣”专场音乐会。其中,张晓峰老师为唢呐和乐队所写的《怒沉》将是中国大陆首演

 

 


演出详情点击右侧链接:丝竹相和,弦管齐鸣 ——上海市工人文化宫茉莉花民族乐团音乐会,还有少量余票可点击“阅读原文”链接购买。

公益心让民乐走得更远更踏实


茉莉花民族乐团始终有着很好的“传帮带”机制,在团队自身成长的同时,也开始将民乐普及作为己任。

吴坚与团员们一起将所有的乐谱进行翻译、整合、收编,建立起了属于茉莉花民族乐团自己的乐谱库:“归档乐谱库是一个重要的事,能够有这么大的曲目量积累很不容易。同时,只要有其他民乐队、乐团来借,我们都会提供,而且是无偿提供!只有这样的无私,才能够推动民乐的发展。”

▼茉莉花民族乐团慰问演出

 

 

 
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茉莉花民族乐团也始终努力回馈社会。他们会定期走进社区的民乐团进行演出、排练,带动民乐在群众中的普及和推广。很多团员更会毫不犹豫地让自己的孩子开始学习的民族乐器,让他们从小就感受到中国声音的魅力。

▼茉莉花民族乐团慰问颐和苑老年服务中心

 

 


让民乐能够走得更远是所有团员的心愿,吴坚说:“民乐是我们民族的一个精神产物,是我们国家一种文化自信的体现。”

的确,中国乐器带来中国声音,中国百姓传承中国精神,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因为热爱相聚,也因为热爱感染着身边的人。“从群众中来,又回到群众中去”,在上海工人文化宫茉莉花民族乐团的身上,我们看到了民族音乐本身蕴藏的巨大力量。



 

 星广会直播预告 ☜

10月13日上午10:30

丝竹相和,弦管齐鸣 ——上海市工人文化宫茉莉花民族乐团音乐会

(曲目详情请戳上方链接)

 

 


温馨提示:本场音乐会只剩少量40元余票,购买可至大麦网搜索“星期广播音乐会”或点击“阅读原文”链接。没有买到门票的听众仍可以通过调频FM94.7或阿基米德App的“星期广播音乐会”节目社区收听音频直播,或在看看新闻App“直播专区”以及百视通的IPTV、互联网电视、App收看高清视频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