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直击】​炎黄拓荒大河边,文明薪火世代传

发布时间:2019-11-13 17:17:21

 

 

_I5A6184_wps图片_副本.jpg

 

 

​11月10日,指挥家林大叶率深圳交响乐团登上科勒星期广播音乐会奏响“中国之声”,演绎了上海音乐学院前院长杨立青先生的三部交响乐作品以及学院四位当代作曲家周湘林、赵光、张旭儒和尹明五共同创作的交响幻想曲《炎黄颂》。两代上音作曲人与舞台上的演奏员用音乐向中华伟大文明致敬。

撰文 | 王心远
编辑 | 潜韵婷
摄影 | 应玥
 
炎黄二帝拓荒于大河边,于是有了源远流长的华夏文明薪火相传。在杨立青先生的作品中,我们听得见江南、陕北、西南等遍布华夏大地的民间意蕴诗篇,一幅幅绚烂的华夏图景于无形之间绘成、盖章。

音乐会以杨先生的管弦乐《节日序曲》开场,明快活泼的引子后,层出不穷的元素于音乐中错落。

 

_I5A6166_副本.jpg

 

_I5A6261_wps图片_副本.jpg


弦乐烘托起双簧管吹奏出歌唱性的旋律,在画卷上着墨描绘了烟雨江南;随后,乐曲的辉煌齐奏让人迫不及待地画下了雄奇壮伟的黄土高坡,试图俯瞰着整片欢腾的土地。于是,幸福的当下与充满希望的未来同时呈现在音乐中,铺展开了两条宽广、雄伟的大道。

乐曲最终的结尾,完成了对整块画布的着色与渲染,赋予了一山一水以无限生命力。

_I5A6160_wps图片_副本.jpg

 

_I5A6153_wps图片_副本.jpg

 

 

青年二胡演奏家陆轶文与深圳交响乐团合作演绎了杨先生为二胡与乐队创作的《引子、吟腔与快板——一枝花》。

乐曲以传统曲牌《一枝花》为素材,浓郁的鲁西南鼓吹乐音调,转换为二胡如歌般的线条,长大的气息与交响乐队相互对比,紧拉慢唱的“民间性”结构原则与复合节奏的“现代性”处理手法交相呼应,技术演绎在民间语汇的交响化思维中,幻化成生动的情趣。

 

 

 

_I5A6203_wps图片_副本.jpg


虽然许多作曲家曾经试图效仿杨院长在这部作品中的创作手法,但当他们真正实践了之后,才意识到了其中的深奥与复杂。

西方乐器说中国话,中国乐器唱民族调,是杨立青先生作为中国作曲家的领军人物始终在带领学生们探索的大命题。

 

_I5A6209_wps图片_副本.jpg


大提琴协奏曲《木卡姆印象》是杨立青先生生命中的最后一部作品。

他曾回忆了自己从新疆采风回来后的创作过程:“这部作品仅仅是木卡姆音乐留给我的点滴印象的连缀,协奏曲的开始与结尾的散板,采用了乌孜哈勒地区木卡姆的一些音调素材,从乐曲整体的构成来看,也许能让人感觉到木卡姆音乐结构原则的一些影响,这恰恰是我希望能够借此向这个伟大的兄弟民族和他们那富于传奇色彩的音乐致以发自衷心的崇高敬意。”

_I5A6241_wps图片_副本.jpg


杨立青先生以低调谦逊诉诸于他的创作,这首作品以其饱满的情感、独到的和声运用,闲暇在山水间的点滴,牵引着艺术创作真挚情愫的美妙瞬间。

音乐会中,担任大提琴独奏的是上海音乐学院管弦系大提琴副教授陈卫平,他也是当年《木卡姆印象》首演的独奏者。开始演奏之前,他特别向观众回忆了当时在北京国家大剧院的一幕:“当时我完成了《木卡姆印象》的首演,在后台与杨院长拥抱时,就觉得他特别地虚弱。后来才知道,当时杨院长已经身患了晚期肺癌...这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部作品...”

 


如今,陈卫平已经从一个初出茅庐的大提琴新秀成为了一名上海音乐学院的大提琴教师,身份的转变让他更深刻地认识到自己所承担的重任与希冀,《木卡姆印象》也成为了他演奏生涯中最为重要的作品之一,对祖国疆土的深情与对杨院长的缅怀爱戴汇聚于每一个音符之中。

_I5A6239_wps图片_副本.jpg

 

_I5A6247_wps图片_副本.jpg

 
音乐会的最后一部作品交响幻想曲《炎黄颂》是2019年度国家艺术基金大型舞台剧和作品资助项目,2018年度上海市重大文艺创作项目。

来自上海音乐学院四位作曲家周湘林、赵光、张旭儒、尹明五共同创作完成,共分为“源”“生”“化”“祥”四个乐章,聚焦生命之源、文明之源,讴歌生生不息的华夏文明,也展望新时代的美好明天。

_I5A6257_wps图片_副本.jpg

 

_I5A6179_wps图片_副本.jpg

 

_I5A6197_wps图片_副本.jpg


这四位作曲家都曾师从过杨立青先生进行学习,创作有温度、有筋骨、有气势、接地气的中国交响作品也是他们的初衷。不论是气势磅礴的铜管打击乐,还是力量感极强的弦乐拨奏,都无一例外地指向了同一音乐主题,一股热流在音乐厅内涌动。

_I5A6273_wps图片_副本.jpg

四位作曲家当天也都来到了现场

 
回溯历史,在杨立青先生的作品中,感受我们自己的民族文化;在炎黄颂中,寻找到文化认同与记忆。华夏文明关乎每一个屹立于此的个体,而每一个小小的个体也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为新的华夏文明建立添砖加瓦,这或许就是传承的意义与力量。

相关阅读

是我写的不好,还是他奏的不好 | 杨立青访谈录(上篇)

钻进去,再跳出来 | 杨立青访谈录(中篇)

从做院长开始我就没法创作 | 杨立青访谈录(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