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直击】重回巴洛克,年轻的生命在闪耀

发布时间:2019-12-03 14:05:10

 

 

“巴赫就是清澈的小溪水,当世事沧桑,春秋代序,高山夷为平地,江河顿失滔滔,大河更改河道,小溪却一如既往,依然涓涓在流,清清在流,静静在流。

​——肖复兴《小溪巴赫》


在肖复兴的《小溪巴赫》中,他如是解读巴赫。最初触动这位作家的,是巴赫创作于科腾时期的《勃兰登堡协奏曲》,作曲家在其中展现出惊人的创作天赋和精湛严密的创作技法,被人钻研至今。一向高傲的瓦格纳更是称这部作品为“一切音乐中最惊人的奇迹”。


微信图片_20191202172645.jpg

 

12月1日,上海大学室内乐团将巴赫《勃兰登堡协奏曲》中的四部带到了科勒星期广播音乐会的现场,与观众一起重回巴洛克,感受他在科腾时期创作的“珍宝


撰文 | 王心远

编辑 | 潜韵婷

摄影 | 应玥

 

音乐会以整套作品中最为欢快、活泼的《G大调第四勃兰登堡协奏曲》开始,强烈的嬉游意味让观众感受到了即兴的魅力,甚至可以感受到爵士乐的身影。

 

上海大学音乐学院副院长——小提琴家夏小曹携手学校青年教师魏震和姚菁与学子们同台,于音乐的典雅之中演绎室内乐的平衡之美。从快板穿行至婉转的行板,充满装饰性的憧憬沉思气息,童话音色的长笛点缀,呈现出巴洛克音乐中舞曲的可爱之处


微信图片_20191202172704.jpg

 

微信图片_20191202172707.jpg

 

微信图片_20191202172709.jpg


第二首作品《降B大调第六勃兰登堡协奏曲》采用了两把独奏中提琴和一架钢琴的编制,担任独奏的是上海大学音乐学院中提琴副教授魏震和上海音乐学院在读研究生王柏淳。


微信图片_20191202172628.jpg

 

在《第六勃兰登堡协奏曲》中,巴赫尝试用“缺失的方式引起了人们的好奇,没有管乐、没有低音声部的的弦乐,在温和的中提琴中找到音乐的平衡点。而巴赫音乐思想中的点、线、面,又对应着演奏中的不同技巧,复杂均衡的关系恰恰都象征着启蒙运动之后用理性精神作知性表达的范例。


微信图片_20191202172631.jpg

 

冷静却不冷漠,激情却不亢奋,两位演奏家都非常好把握住了表达的分寸感,既要有理智清醒的头脑,也要适时表现出哲思背后的跃动感,每一弓、每一音都精雕细琢。


微信图片_20191202172634.jpg


整部协奏曲最终以壮丽的吉格舞曲作结,这是巴洛克时音乐组曲的一般格式,另一方面也说明在深沉思考过后,巴赫拥有积极的入世情怀,无论经历什么,生活仍在继续。

 

《D大调第五勃兰登堡协奏曲》的创作源起于巴赫对于羽管键琴的兴致,所以演奏者在琴键上的华彩片段往往令人期待和兴奋。


微信图片_20191202172636.jpg

 

当天音乐会以钢琴代替了羽管键琴,担任演奏的是上海大学音乐学院青年钢琴教师杨东瑾。华彩片段响起时,所有人都屏息静气,注意力被键盘上流淌出的辉煌音阶和美妙旋律所吸引,其中深藏美丽与哀愁。


微信图片_20191202172639.jpg

 

在这部协奏曲中,低声部的音域被拓宽,声音被加厚,使得巴洛克音色古朴稳重起来,极似巴赫那一丝不苟的性格以及头戴假发的端然理性,仿佛看见中年巴赫在科腾宫不绝如缕的忙碌,从朝到晚,从冬到秋。

 

微信图片_20191202172642.jpg

 

《G大调第三勃兰登堡协奏曲》采用了整支弦乐队的编制来体现作品强健、密集的多声部音响特色。


乐队被分为三个声部本身就是极为自信与大胆的做法,竞奏的模式让每一个声部都必须充分展示自己的能量。巴洛克音乐连绵不绝的生机就在此时得到了突显,同时,紧密衔接的第二第三乐章也佐证了巴赫想要用言简意赅的语言来维持音乐中的动力。

 

微信图片_20191202172645.jpg

 

微信图片_20191202172550.jpg


音乐会的返场还给了观众别样惊喜。上海大学音乐学院名誉院长——著名指挥家曹鹏先生登上舞台,与上海大学室内乐团的学生、老师们一起带来了巴赫《G弦上的咏叹调》。


微信图片_20191202172545.jpg

 

精神矍铄的曹爷爷仅仅一周之后,再度登台,清晰的手势、饱满的情感,对这些年轻的学生们本身也是一种鼓舞,让他们能够拥有终身学习的坚定信念。

 

 

微信图片_20191202172545.jpg

 

微信图片_20191202172525.jpg

 

微信图片_20191202172559.jpg

 

第二首返场,曹爷爷抬起手,划出了两个八拍,长笛如天籁般歌唱出海顿的《小夜曲》,为整场音乐会带来了一个幸福甜美的结尾。


微信图片_20191202172556.jpg

 

微信图片_20191202172559.jpg

 

肖复兴《小溪巴赫》一文中曾经说:“伟大不见得都是巍巍乎,昂昂乎,如庙堂之器哉。伟大可以是高山,是江河,但伟大也可以是溪水。巴赫就是这样清澈的小溪水,当世事沧桑,春秋代序,高山夷为平地,江河顿失滔滔,大河更改河道,小溪却一如既往,依然涓涓在流,清清在流,静静在流。”在这场音乐会中,深有共鸣。


微信图片_20191202172601.png


相关阅读
巴赫的“科腾奇迹“:我音归处是吾乡


音乐会完整实况录音
可在手机app阿基米德上搜索“星期广播音乐会”节目社区回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