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直击】“硬核”俄罗斯音乐中的狂舞

发布时间:2020-01-21 16:33:31

 640.webp.jpg

 
撰文 | 王心远
编辑、摄影 | 应玥
 
从柴可夫斯基的《波罗乃兹舞曲》到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舍赫拉查德》第四乐章“巴格达的节日”,农历新年到来之前的最后一场科勒·星期广播音乐会在狂欢的气氛中开始,亦在节日的氛围中结束。
 
640.webp (1).jpg
 
跟随着青年指挥家陈同、大提琴手陈亦柏及上海爱乐乐团,我们先后遇见三位19世纪至20世纪的俄罗斯作曲家,感受到了来自俄罗斯音乐的“硬核”之风,用独特的方式迎接着新一年的到来。
 
640.webp (2).jpg
 
音乐会开场所演奏的“波罗乃兹舞曲”出自柴可夫斯基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中的第三幕,气势辉煌、华丽无比,经常在音乐会的开场被单独演奏。
 
640.webp (3).jpg
 
本曲描绘了王公贵族家里的舞会场景,在普希金的原著中,当时的女主角塔季扬娜已从一个纯朴的农家少女出落成上流社会的贵妇人,并即将在舞会上与曾经的心上人奥涅金相遇,可是这一切都已今非昔比了。
 
640.webp (4).jpg
 
基于歌剧脚本和原著的节选段落,指挥家陈同在处理这段乐曲时,并没有用完全明快和活泼的方式,反而带着一种乏力和拉拽感,仿佛预设着这次会面和这段爱情的结局注定带着凄凉的色彩。乐曲最后的狂欢更像是在对这个结局进行讽刺,从旁观者的角度讲述着这段无疾而终的爱情。
 
640.webp (5).jpg
 
这是19世纪,俄国女性在面对爱情时罕见的决绝与冷漠,干脆利落地“断舍离”让历史悲剧重演的概率被降低,最终在无数的挣扎之后,换回了平等与自由。
 
旅美指挥家陈同曾于2017年登陆过星期广播音乐会,她过去追随指挥大师库特·马舒尔,在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中工作学习。2019-20音乐季,陈同受邀多次与洛杉矶爱乐乐团以及其音乐总监杜达梅尔一起工作。陈同还特别提到,受杜达梅尔的影响,她的指挥棒和大师用的是同款,特别的设计和大师的提点让她的指挥更加游刃有余。
 
640.webp (6).jpg
 
整场音乐会中,最“硬核”的作品非肖斯塔科维奇的《降E大调第一大提琴协奏曲》莫属了。起初的刺耳,和随之而来的古怪声响,在乐曲逐渐发展中都获得了和解。
 
640.webp (7).jpg
 
担任大提琴独奏的陈亦柏此次更是“临危受命”,从瑞士特地飞回,救场因手部受伤而缺席演出的聂佳鹏演绎该曲。陈亦柏曾于2014至2016连续三年登陆星广会的舞台,献演《大师与少年》系列音乐会,超乎于年龄的稳健台风和娴熟的技艺令人记忆犹新,此次再度回归,更是又一次积蓄后的再爆发。
 
640.webp (8).jpg
 
第一乐章独奏大提琴便开门见山,呼之欲出的四个音符分别以作曲家名字缩写DSCH四音动机组成的,带有鲜明的肖斯塔科维奇印记。怪异的斯拉夫风格凸显了作曲家想要传递的激情,推动着乐曲进行和发展的节律始终在沸腾,直到抵达终点。
 
640.webp (9).jpg
 
亢奋过后的第二乐章,似乎打开了另一重世界。大提琴的泛音开始将火热的情绪冲淡,怀揣悲悯情绪的乐音开始填满人心。此时大提琴如人声一般歌唱,与观众在情感上达成共鸣。
 
640.webp (10).jpg
 
第三乐章“华彩”部分是一次内心独白的曝露。无拘无束,凌驾于管弦乐队之上的状态让大提琴恍入无人之境,也给了整个乐曲直接闯入第四乐章的源动力。
 
640.webp (11).jpg
 
肖斯塔科维奇在作品中融入了大量的个性元素,演奏者只有“读懂”他本人,才能感受到其中的自省和纠结。这也印证了陈亦柏所说的“开始练习肖斯塔科维奇的《G大调第二大提琴协奏曲》之后,更能够重新审视‘第一’,会加入自己全新的感悟和理解。”
 
640.webp (12).jpg
 
这种纠结的情绪也一直延续到了第四乐章,格鲁吉亚民歌《素里柯》被拆解,怪诞的元素遇上了带着乡土气息的粗野舞曲,喋喋不休之后,戛然而止——谁也不知道命运的洪流将滚向何方。
 
640.webp (13).jpg
 
少年初长成,自在恰如风,就因为年轻,才更能疯得起来,陈亦柏的演绎如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张扬外放,毫不保留,一气呵成。
 
640.webp (14).jpg
 
热烈掌声中,陈亦柏返场演绎了皮亚蒂《C大调第七无伴奏随想曲》,这也是他在去年柴可夫斯基音乐大赛第一轮中演绎的作品之一,在情感激烈的老肖过后,他依然能迅速整理好情绪,收放自如。
 
640.webp (15).jpg
 
我们惊讶于他的成长与蜕变,他所展现出的风范已让人期待他能够站上更大的舞台,与更多优秀的乐团、指挥家完成合作。
 
640.webp (16).jpg
 
640.webp (17).jpg
 
640.webp (18).jpg
 
640.webp (19).jpg
 
之后,指挥家陈同再度登台,携手上海爱乐乐团演绎了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舍赫拉查德》。这部富有创造性和色彩性的组曲展现了作曲家在配器上的精通,在故事情绪上充满了紧张感和戏剧性,描绘着东方风情,有着突出的表现力。
 
640.webp (21).jpg
 
随着舍赫拉查德主题的不断延绵,四个故事一一展开。听得见的绘画,看得见的弓弦之舞,让整部作品即使被演绎过无数次,依然可以满足指挥家二度创作的欲望。
 
640.webp (22).jpg
 
第四乐章“巴格达的节日”像是一场五光十色的狂欢宴,混合着东方生活中的画面、色彩、音响、香气,成群跳舞的人、一哄而过的叫卖人、摆弄贵重香料的商人和骑着骆驼前来的达官贵人都相拥在了同一条大街上...
 
640.webp (20).jpg
 
直到打击乐、木管、弦乐一同重击,开始将这一切打破,才发现它们不过只是“故事”。第一乐章中的主题旋律再次出现,神秘而诡谲的笑容中,旋律悄悄结束,留下一个空荡荡的影子让人不禁遐想。
 
640.webp (23).jpg
 
俄罗斯的音乐像一座取之不尽的宝库,人们可以在其中获得安慰,亦可获得警示。描绘世界万千模样的作曲家们也都在音乐中或多或少留下了自己独特的痕迹,“硬核”之外,是他们洞悉世事后留下的思考与疑惑。
 
640.webp (24).jpg
 
奥涅金从此该去向何方?肖斯塔科维奇的彷徨该如何消解?苏丹王在一千零一夜之后是否获得真正的释怀?去聆听不同版本的演奏、不同的现场创作,或许就可以探究到这些问题的多种答案吧!
 
640.webp (26).jpg